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71.CP70(二合一)
    说起来原来的房子还挺好租出去的, 因为靠近学区,离市中心也不远,所以即使是老小区,也依旧是各家房产中心最喜欢接手的房子。

    周念平的叔叔阿姨把信息给了中介,不到半天就有电话打进来,说是有人想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去看房子。彼时叔叔阿姨已经快到临市, 只能留下他的电话, 并且特意跟周念平说, 如果来看房子的租客不适合,不必急着租出去, 他们家也不差房租这点钱。

    “有人要来看房子?”楚云生听见了电话里的声音,“要我陪你去吗?”

    周念平看着楚大学霸面前堆积如山的习题册, 摇了摇头。楚云生这个月还有两个挺重要的竞赛, 好在不用离开市区,只要去本市的几所高校参加考试就成,周念平不想耽误男朋友,更何况就是个房客, 也没必要两个人一起去, 所以果断拒绝。

    “我准备约对方这周末来看房子。”他翻了翻手机上的日历,“估计用不了半天的时间, 你在家里等我, 我回来做饭给你吃。”

    楚云生托着下巴听周念平安排, 末了, 委屈极了:“你就给我做个饭啊?”

    “有饭吃不错了。”他伸手挠挠楚云生的下巴,指尖戳到软软的胡茬,登时眯起眼睛,“你早上刮胡子了吗?”

    青春期的小男生胡子长得飞快,周念平捏着楚大学霸的下巴,逼着对方仰起头,然后笑得合不拢嘴:“你偷懒了吧?”

    楚云生恼火地拍开他的手,站起身将嘚瑟的周念平压回椅子:“刮了,这两天长得有点快。”

    “嗯。”他笑嘻嘻地看着楚大学霸暴走,觉得自家小男友特别有意思。

    楚云生说了两句,也发觉实在是太幼稚,干脆坐回去继续翻厚厚的习题册,而周念平坐在一边,看着难度相对楚云生来说弱了好几个档次的练习题,心思逐渐飘远,忍不住掏出手机压在试卷下偷偷摸摸地看qq。

    象牙书斋今天格外热闹,还出现了两个周念平从没见过的id。

    :好无聊,你们在干嘛?

    :有没有什么劲爆的消息?

    要是楚云生不在学习,他肯定要问问正在说话的是谁。

    :号外号外,特大消息,明天有新的转学生来我们的学校!

    :每学期都有转学生,有什么好激动的?

    :今年不一样啊,小道消息,校方综合考虑了转学生在原学校的成绩,决定将他放在a班。

    群里静默了几秒,瞬间炸开了锅,基本上都是发问号和“卧槽”的。

    周念平也在心里默念了一声“卧槽”。转学的确很正常,但是直接转进a班,估计在他们学校的历史上也是头一遭,毕竟a班的学生都是靠着分班考试的成绩进去的,完全透明公开,没有人会质疑他们的成绩,但是转学生一来就转进了a班,说明什么?说明转学生的成绩好到学校不怕学生们怀疑。

    这又是哪个天才转来他们学校了呀?

    周念平啧啧称奇,一时间看得太入迷,反而忘了身边还坐着个楚云生,连面前被当做“掩体”的试卷被拿走都没有发觉。

    “咳咳。”楚大学霸挑眉轻咳。

    他也顾不上被抓包,直接把手机伸到楚云生面前:“你们班要有转学生了。”

    出乎周念平的预料,楚云生的反应很平静,甚至可以说是淡漠:“哦,是他啊。”

    “你认识?”他猛地提起了兴趣。

    但是楚云生已经埋头继续与试题作斗争了:“不认识。”

    周念平狐疑地盯着楚云生的后脑勺看了五分钟,实在抵抗不住群里消息的轰炸,继续抱着手机窥屏。

    :据说是从帝都转学来的。

    :不对啊,全国卷没我们难,学校怎么直接把他放在了a班?

    :@楚大学霸怎么看?

    周念平在桌子底下踢了楚云生一脚:“群里在阿特你。”

    “随他们阿特,不用管。”

    “你可是a班的班长。”他不满地抱怨,“也是学生会主席,怎么说也得关心关心新同学吧?”

    楚云生若有所思地瞄他一眼:“他来那天我正好要去参加竞赛。”言下之意,就算转学生来了,也没空接待。

    周念平也知道竞赛的时间,张了张嘴还是什么都没说,就打开qq帮着回复。

    :楚云生在准备竞赛呢。

    :大嫂好!

    :你好……

    :大嫂!!!楚云生一点表示都没有?

    ……

    :亲我一口算不算是表示?

    :……

    :……

    :……

    :我不直接问是对的:)

    抱着手机的周念平正被楚云生按着后颈亲吻,他俩早已亲过很多次,但他依旧掌控不好呼吸,每回亲完,楚云生都一脸餍足,他却跟缺氧似的喘不上气。

    “你是不是看不下去书了?”楚大学霸松手,叹了口气,拿起自己的手机扒拉了两下。

    :都给我去看书。

    :?

    :谁再在群里说话,我就禁言谁。

    :?

    :媳妇,好好看书。

    :……

    :说好的谁说话就禁言呢?

    系统提示:被禁言三天。

    “你干嘛禁言林郎。”周念平被楚云生逗笑了,将手机放在一旁,哭笑不得,“他说的是实话,你要禁言把我也一起禁言算了。”

    “你不一样。”楚云生将脑袋搁在他的肩头,“念平,你和任何人都不一样。”

    “好了好了,我看书还不成吗?”周念平实在怕楚云生说出什么更肉麻的话,连忙把试卷拿起来,“你可别再欺负人家小林郎了,每次倒霉的都是他。”

    话说到这份上,楚大学霸不情不愿地把林郎从“小黑屋”里放出来,林郎解除禁言以后,立刻在群里用“嘤嘤嘤”刷屏,刷到连岳群都站出来请求楚云生把他再次禁言的地步。

    “你看。”楚云生颇为无辜地耸了耸肩,“我只是顺应大家的要求。”

    于是这回周念平也救不了可怜的林郎,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又被禁言三天。

    月考结束后,他们其实有近半个月的空档期,没有任何考试,但是楚云生觉得周念平的基础太差,别人可以用这段时间来休息,他不行,必须都用来复习。

    至于模联的后勤人员名单,自然也在成绩出来的第一时间送到了董校长手里,楚云生推测,按照综合成绩评选,怎么也该有周念平的一个名额。不过具体名额的公布时间在下周,所以周念平完全有时间先解决租客的问题。

    房产中介那里征求过他的意见以后,直接把周念平的电话给了租客,他在周五的时候接到了对方打来的电话,听声音是个年纪不大的男生。

    “你好。”周念平坐在楚云生怀里玩电脑,“请问找谁?”

    电话那头报了一串地址:“你好,中介说如果想看这套房子,就联系你。”

    “啊,是的。”周念平的注意力迅速从电脑屏幕上转移,“中介和我说了,你想什么时候去看房子?我这周末都有空。”

    “就周六上午九点吧。”对方倒也干脆,略一沉吟就约定了时间,“可以吗?”

    “没问题,到时候见。”周念平一口答应,放下手机的时候却发现楚云生眉头紧锁,不知道在想什么,目光有些晦暗。

    “怎么了?”他凑过去,“你最近好像总是走神。”

    似乎自从转学生的消息传出来,楚云生的状态就有些不对,倒不是学习的时候注意力转移,而是在空闲的时候,周念平发现男朋友总在沉思。就像是有什么他不知道的大事要发生了。

    “没事。”楚大学霸的回答还和前几次周念平询问起来一模一样,甚至还笑了一下,“明早我叫你起床,千万别让人家久等,要不然你这房子可就租不出去了。”

    “不可能租不出去的。”周念平倒是不担心,因为叔叔阿姨的房子地理位置好,中介公司私下里已经和他联系过,说还有三四个不同的人在排队看房,如果第一个租客不满意,后面也有很多人想要租。

    楚云生也就是吓唬吓唬他,说完就将脸埋进周念平的后颈,一声不吭了。周念平无声地叹息,继续玩电脑,现在楚大学霸炒股根本不背着他,但是就算把所有的数据都摆在桌面上,他也看不懂,最多能看懂收益金额。头一回看见金额的时候周念平还神经兮兮地数数字后面到底有几个零,后来看得多了就释然了,反正楚云生厉害,赚再多也是正常的。

    此时的周念平根本没想到楚云生是开了金手指的人,毕竟澳门金沙博彩官网这种事只有发生在自己身上才会相信,倘若他没有切身地感受过,哪怕是血肉至亲来跟他说自己来自多少年以后,他也不会信,甚至还会觉得对方精神出了问题。所以在周念平心里,不论楚云生做出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事情,都是合理的。

    没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金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