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85私情
    “簌簌簌……”

    一阵风吹来,吹得官道上两边的树枝摇曳作声,扬起一阵地上的飞尘。

    五人之间的气氛有些凝滞。

    付思恭和付盈萱兄妹俩皆是面色微僵。

    若是端木家的人今天就这么回去,那么他们兄妹回去后要怎么向长辈交代?!

    付思恭的眸子深邃幽黑,深吸一口气后,硬着头皮道歉道:“珩弟,刚才是为兄一时失言……”

    付盈萱俏脸微白,紧紧地攥着手里的帕子。她的长兄年少有为,天资聪颖,自小就是同龄人中佼佼者,何曾像此刻这般对着别人俯首认错过!

    更何况,她何错之有,兄长又何错之有!

    四周静了片刻。

    端木珩眉心微蹙,付思恭见他不语,深深作揖道:“珩弟,为兄给你赔不是了。”

    端木珩虽然为人刚正,但并非不知人情事故,这件事是付思恭有错在先,但是他此刻既然郑重其事地道了歉,他们要是再不依不饶,那么就是他们无容人之量,错的就是他们端木家了。

    家中的几位姐妹都还没有议亲,又岂能因为这等事传出什么不好的名声!

    至于他们与付家的亲事……

    端木珩眸光一闪,心道:等他今日回去后,须得和祖父好好说说了。

    “付兄多礼了。”端木珩心里有了计较,客套地说道,“涉及小妹,小弟一时有些激动,望付兄海涵。”

    两人各退了一步,这件事也就算揭了过去。

    端木绯从头到尾都站在端木珩身旁,做一个乖巧的妹妹,嘴角翘得高高。话说,有哥哥的感觉还真是不错!

    付思恭心里一方面有些憋屈,另一方面也暗暗松了口气,不动声色地说道:“天色不早了,我们赶紧出发吧。”

    端木珩应了一声,接着,端木纭和付盈萱又上了各自的马车,而端木绯则是兴致勃勃地骑上了霜纨,打算趁着这难得的机会好好溜溜马。

    端木绯学会骑马也有几个月了,不过她平日里最多也就是在尚书府的马场里随便溜达几圈,没太多机会像现在这样在郊外策马奔驰。

    端木珩有些不放心,一本正经地叮嘱道:“四妹妹,你很少骑马,慢慢来,不要太急了。”

    端木绯笑眯眯地应了一声,一手拎着马绳,一手摸了摸霜纨那油光发亮的鬃毛,“大哥哥,你放心,我的霜纨特别特别乖!”

    霜纨仿佛知道她在夸奖它,轻轻地甩了下尾巴,上唇翻起,一副愉悦而温顺的样子。

    饶是如此,端木珩还是特意放缓了速度,一行人不紧不慢地朝着西郊的大平山驶去。

    端木绯策马走在尚书府的马车旁,不时跟马车里的端木纭说着话,姐妹俩说说笑笑。

    三月暮春,柔美如花,城外春风拂面,芳草如茵,不时可见枝头上鸟鸣雀跃,煞是惬意。

    这是一个出游踏青的好天气,然而,一行人的气氛却很是僵硬,明明是两家约了相看,但是两家人却像是隔了一层似的,一路上彼此都没怎么说过话。

    一行人抵达大平山脚时,约莫是一个时辰后了。

    巳时的阳光明媚,洒在周遭一片片青翠欲滴的树林上,像是闪着一层金色的碎光,那沁人心脾的花香随着阵阵春风送入鼻腔,清新怡人的空气仿佛能洗去人身上、心中所有的尘埃似的,令人精神一振。

    “姐姐,这里可真美。”端木绯下了马后,把马交给了随行的婆子,就朝端木纭走去,姐妹俩亲热地手挽着手。

    端木纭看着四周美不胜收的景致,也是容光焕发,含笑道:“蓁蓁,这大平山上风光秀丽,半山腰上有一个望京亭,可以一览京城风光,山顶还有一个大平寺,据说平安符灵验得很……”

    众人把车马留在山脚下,就沿着那蜿蜒的山间小路,缓缓地往山上走去。

    山路两边郁郁葱葱的树荫挡住上了刺眼的阳光,山林间的气温不冷不热,恰到好处。

    微风吹拂间,枝叶摇曳,雀鸣蝶舞,一副春光明媚的景象。

    这一路下来,付家兄妹也冷静了不少,知道继续这样僵持下去也不是办法,不动声色地交换了一个眼神。

    付思恭微微一笑,走到了端木珩的身旁,与他并排而行,若无其事地开口道:“珩弟,我还是第一次来京城,前些日子听人提起这大平寺有一片碑林,有不少文人雅士、书法大师在那边留下了墨宝,比之皇觉寺的碑林也是不差的……”

    端木珩颔首道:“皇觉寺和大平寺的碑林各有特色,不过皇觉寺是皇家寺庙,其中留下的碑文多为官宦门第出身的雅士所书,而这大平寺的碑林不拘一格,从平民百姓到一品大员再到高僧名士,皆而有之。”

    端木纭一听,也来了兴致,笑道:“蓁蓁,你不是很喜欢皇觉寺的碑林吗?那我们也得去看看这大平寺的碑林才行。”

    付盈萱有些惊讶地看向了个儿小小的端木绯,“端木四姑娘还精通书法?”

    “精通不敢当。”端木绯笑眯眯地说道,“也就是平日里没事喜欢写写字、画画画。”

    “写字好,与弹琴一样都可以修身养性。”付盈萱微微一笑,也没太在意。毕竟端木绯才十岁,年纪摆在那里,书法可不是小姑娘家家平日里没事写个几张纸,就能有所成就的,书法是要下苦功的,因此,自古才有“入木三分”、“十八口大缸”之类的逸事流传千古。

    端木绯只是笑眯眯地说了一句“付姑娘说得是”,就不再说话。

    气氛因为沉默而又有一瞬的凝滞,付盈萱清了清嗓子,没话找话道:“端木四姑娘,你小小年纪,琴弹得不错,敢问师从何人?”

    付盈萱说着,倒是心念一动,也许自己可以找端木绯的先生讨教一番琴艺,对自己应该也是大有助益。

    想着,付盈萱有几分期待地看着端木绯,却不想端木绯一本正经地说道:“付姑娘,我是自学的。”

    付盈萱瞬间脸色微沉,看着端木绯的眸子里染上一抹不悦。

    自己好声好气地与她说话,而这个端木四姑娘却如此敷衍自己,是何道理!

    想起那日发生在宣国公府里的事,付盈萱的眸色更为幽深……

    端木纭站在端木绯的另一边,根本没注意到付盈萱的异状,笑吟吟地说道:“付姑娘,我妹妹学琴学得很快……比起来,我就大不如了。”

    端木纭说着,神情间就露出几分引以为豪的得意来。

    她是亲眼看着她的妹妹怎么一点点地算学和琴棋书画练起来,她的妹妹不仅聪慧,而且十分努力。

    听着端木纭这副王婆卖瓜自卖自夸的口吻,付盈萱微微皱眉,心下有几分不以为然,暗道:原来如此。

    据她所知,端木家长房的两个姑娘父母双亡。

    有道是,长姐如母。

    端木绯有这么个护短的长姐,也难怪她年轻小小,就这么轻狂张扬,原来家里是这么教养她的!

    付盈萱不敢苟同地在心里暗暗摇头。

    他们付家是江南名门,世代书香世家,家风秉正而不迂腐。

    早在议亲之初,父亲与母亲就特意把她叫去,与她郑重地说过端木家,说端木家虽然根底不厚,但是自今上登基后,端木宪这十几年来扶摇直上,一路做到了户部尚书,不仅是权臣,也是能吏。

    柳首辅致仕后,端木宪是最有可能任下一任首辅的。

    端木宪的长孙端木珩更是这一辈最杰出的。为了端木家的延续,端木宪一定会用最好的资源培养这个长孙,端木珩现在还不到十五岁,就已经过了童生试,等今秋过了乡试,就是十五岁的少年举人,与端木家结亲,于他们付家而言,是有百利而无一害。

    当时付老爷说得端木家各种好,让她对这门亲事抱有极大的期待,更是为今天的踏青仔细地准备了一番,然而期望越大,失望就越大。

    父亲错了。付盈萱微咬下唇。

    瞧瞧这对姐妹俩,小的这个,牙尖嘴利,张扬轻狂,仗着有几分聪颖,就不知天高地厚;大的这个,据说如今正管着端木家的中馈,还把家里管得井井有条,看来似乎颇为沉稳能干,实际上却在光天化日之下与一个年轻公子拉拉扯扯,举止亲密……

    端木家如此教女儿,可见其家风不正,像这样的人家哪里会是什么好依靠!

    只恨父亲母亲被端木家所蒙骗,议亲之事进行得太急,如今在这个当口,已经来不及后悔了!

    可怜自己身为世家嫡女,却只能嫁入这样的人家,以后也不知道有多少腌臜事等着她!

    付盈萱暗暗咬了咬下唇,垂眸看着自己的锦绣鞋尖,不再说话,只是默默地往山上走去。

    端木纭也没在意,与端木绯一边走,一边说说笑笑,一会儿问妹妹累不累,一会儿让她小心山路,一会儿又说那边一双互相啄羽的喜鹊说要不要给自家小八哥也找个伴……

    姐妹俩和乐融融,不时发出清脆的笑声,在这寂静的山林间回荡,偶尔惊起一片雀鸟乱飞。

    走了半个多时辰后,他们就抵达了半山腰,端木珩和付思恭是男儿,不见疲态,相比下,三个姑娘家的体力就差了不少,皆是面染飞霞,气喘吁吁,额头溢出一层薄汗。

    见状,端木珩指着前方几十丈外的凉亭,提议道:“付兄,我们在前面的亭子里歇息一会儿吧。”

    付思恭看着妹妹力有不逮的样子,附和道:“那我们在凉亭里小坐一会儿再走吧。珩弟,这应该就是望京亭吧?”

    “那正是望京亭。”端木珩颔首道,“我们正好可以坐下饮些茶水,顺便一览京城风光。”

    三个姑娘一听,也是精神一振,朝着凉亭的方向加快了脚步。

    等他们走得再近一点,就可以看到凉亭的横槛上挂着一个黑色的匾额,上面龙飞凤舞地写着“望京亭”三个金漆大字,笔力虬劲,气势恢宏。

    五位公子姑娘进了凉亭坐下,随行的丫鬟赶忙从水囊里倒出备好的茉莉茶,呈给了主子们。

    茶水温热,恰好入口,划过干渴的喉咙,让人觉得浑身的疲惫瞬间就一扫而空。

    端木绯感觉这才活了过来,放下茶杯后,目光朝山下远眺。

    这个望京亭的位子选得确实极妙,从这里俯瞰下去,可以把太平山四周的田野、树林、河流、大桥、小屋,以及远处的京城尽收眼底,在旭日金灿灿的光芒下,万物闪耀着璀璨金光,显得分外壮丽,就仿佛一片辽阔的山水画一般,美不胜收。

    “这望京亭果然名不虚传!”付盈萱抚掌赞道,笑得温婉大方,“这大平山更是风景秀丽,遍地良材。端木四姑娘,听闻制琴大师蓝魏先生擅长听树之发声而选良材,百年前他去大平寺访友,恰逢狂风震树,蓝先生闻风而动,因缘巧合得了一株万里寻一的梧桐良材,最后制作出一把‘海月清辉’,传为一时佳话。只可惜‘海月清辉’如今下落不明……”

    端木绯目光晶亮地望着远处的京城,依着那些建筑的轮廓正在心里揣测着那分别是什么地方,听付盈萱这么一说,随口回了一句:“确是可惜了。”

    付盈萱又是面色一僵,觉得端木绯又在敷衍自己,心里的失望与不悦更浓了,心道:这个小姑娘已经被她姐姐教坏了,性子也成形了,怕是改不了了。

    付盈萱眸光幽黯,揉了揉手里的帕子,就听付思恭含笑道:“妹妹,不知道那把‘春籁’与比起‘海月清辉’又如何?”

    付思恭看着在问付盈萱,眼角的余光却是瞟了端木绯一眼。

    当初,就是因为“春籁”那把废琴让妹妹在宣国公府丢尽脸面,他倒要看看端木绯又有什么话可说!

    付盈萱怔了怔,脱口而出道:“‘春籁’怎么能跟‘海月清辉’相提并论!”

    闻言,端木绯收回了远眺的目光,黑白分明的眸子看向了付盈萱,眼神清亮坚定。

    “春籁”从木材、琴式到制法,都是她精心研究、仔细揣摩过的,她有自信,“春籁”足以媲美传说中的焦尾琴,是近百年来最好的一把琴!

    端木绯不紧不慢地说道:“春籁’当然比‘海月清辉’更胜一筹,从琴音而论……”

    付盈萱皱紧了眉头,就听后方传来一个笑吟吟的男音:“端木四丫头,原来你还懂琴啊!”

    付家兄妹只以为来人是端木家的友人,并没有在意,而端木绯却是一耳就听出来这声音的主人,小脸微僵。

    这……还真是冤家路窄了!

    端木绯、端木纭和端木珩皆是循声望去,只见亭外的石板小径上不知何时多了几个身形颀长的男子,信步朝这边走来,距离他们也不过两三丈远。

    走在最前方的是一个三十出头、着一袭紫袍玉带的男子,男子一身贵气,俊朗的脸庞上溢满了亲切爽朗的笑容,手里拿着一把水墨折扇,漫不经心地扇着,正是微服出游的皇帝。

    皇帝身后随行的几人也是一张张熟悉的面孔,大皇子、二皇子、岑隐以及锦衣卫指挥使程训离。

    端木绯、端木纭和端木珩三人纷纷站起身来,出亭相迎。

    付思恭和付盈萱在宣国公府见过大皇子和二皇子,猜出这群人想必身份显赫,彼此交换了一个眼神,也是起身。

    付盈萱正要朝亭外走去,步子又忽然顿住了,目光看向了那一行人中最为醒目的一张面孔——

    着一袭青碧色直裰的青年皮肤白皙如玉,鼻梁高挺,狭长魅惑的眸子乌黑明亮,红唇不染自艳,这张脸庞完美得几乎没有一丝缺憾,太过出众,因此哪怕只看过一眼也不会忘记。

    她见过这个青年!付盈萱瞳孔微缩,脑海中不由浮现某日在昌华街上亲眼所见的一幕幕。

    那日,细雨绵绵,她家的马车不慎遭遇了几个碰瓷的刁民,在昌华街和昌兴街的交叉路口僵持了好一会儿,正好巧遇了端木绯和端木纭,当时走在端木纭身旁的就是这个青年,二人举止亲昵。

    在自家的马车驶离的时候,她还远远地看到青年递了一方帕子给端木纭……

    当时,她还不知道端木绯的身份,只以为她是与兄弟姐妹在一起,直到今日,知道了端木纭和端木绯的身份,方才觉察出不对来……

    以她对端木家的所知,这个容貌俊美的青年恐怕不是端木家的人!

    那么,青年递帕子给端木纭就是私相授受!

    付盈萱嘴角抿了抿,眼底闪过一抹鄙夷与轻蔑。

    见付盈萱停步,付思恭疑惑地看向了她,以眼神询问。

    这里显然不是什么说话的好地方,付盈萱没有说什么,只是勉强一笑,继续和付思恭一起往前走去。

    端木绯看着朝他们这边走来的皇帝,心里的某个角落里幽幽地长叹了一口气:

    哎——

    她好不容易说服祖父不让姐姐进宫“探望”贵妃,可这老天爷还真是恶趣味,怕什么就来什么,她们姐妹不进宫,却防不住皇帝会出宫……又让皇帝见到姐姐了!

    想着,端木绯的目光看向了皇帝身旁的岑隐,飞快地眨了两下眼,对着他露出一抹讨好祈求的浅笑。

    看着小姑娘那双仿佛会说话的大眼睛,岑隐唇角一翘,魅惑的眸子里闪现潋滟的笑意,也对着端木绯飞快地眨了两下右眼。

    那就拜托岑公子了!端木绯抿嘴笑得更可爱了。

    两人不动声色地交换着心领神会的目光,与此同时,皇帝很快就走到了几步外。

    “慕老爷。”端木珩、端木纭和端木绯恭敬地给皇帝行了礼。

    “不必多礼。”皇帝看着几人,嘴角含笑地挥了挥手,心情不错。

    最近解决了一桩心头大事,皇帝顿觉神清气爽,见今日天气不错,就突发奇想地出来踏青了。

    皇帝身旁的大皇子目光灼灼地看着端木纭,心跳砰砰加快,心中一阵雀跃:他真愁上次在宣国公府没找到机会向绯表妹试探纭表妹的喜好,没想到今日这么巧,竟然在此偶遇了纭表妹。

    这莫非就是缘分?!想着大皇子的耳根微微发烫。

    福了福后,端木绯抬眼看向皇帝,笑眯眯地说道:“慕老爷,我当然懂琴啊。要是我只会下棋,我祖父首先饶不过我!”

    说来,这京中的贵女又有哪个不是熟读诗书,哪个不会琴棋书画?!

    皇帝怔了怔,朗声大笑,“说得是,倒是……我小瞧你了。”皇帝的语气中透着一丝对晚辈的调侃。

    端木绯仰了仰小下巴,抿嘴笑得一副天真可爱、洋洋自得的模样,巴不得皇帝把注意力都摆在自己身上。

    皇帝又是一阵大笑,心情颇好地环视着在场的其他人,自然也免不了看到端木纭,眸中闪过一抹惊艳。

    端木纭今日穿了一身茜色的绣花骑装,合身的骑装包裹着她修长的身形,颜色鲜艳的衣裙映得她那张明艳精致的脸庞越发夺目,快要及笄的少女只是这样随意地站在那里,就是光彩照人,让人不由想起一句诗: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皇帝的眸子更亮,唇角一勾,刚想开口,就听岑隐在一旁含笑道:“老爷,这里日头有些大,还是进去说话吧。”

    皇帝下意识地抬眼看了看日头,他们所站的地方正好没有树荫,现在近午时,正是太阳最刺眼的时候,站久了还真是有些晒人。

    “阿隐,还是你细心!”皇帝笑着摇了摇纸扇,率先迈出了步子,其他人就簇拥着皇帝进了凉亭。

    “父亲,这边的景致最好,”大皇子笑着指着亭中的某个位置道,“正好可以俯瞰京城风光。”说着,大皇子又暗暗地瞥着端木纭,很想也把她们姐妹也招呼过来说话。

    皇帝“哦”了一声,神情潇洒地扇着扇子走了过去。

    大皇子这一声“父亲”,惊得付思恭和付盈萱又是面色一变。

    他们本来还在猜对方会不会宗室亲王微服出游,没想到此人竟然是这大盛王朝身份最尊贵的天子。

    付盈萱心跳砰砰加快,不由手心出汗。

    她定了定神,目光忍不住又看向了跟在皇帝身侧的岑隐。

    她虽然不知道这位公子是何身份,但是看皇帝对他的态度亲和而熟稔,再观他浑身散发着一种高贵出尘的气质,想必是哪家的贵公子,又或者公侯人家的世子……

    这端木纭在外与他勾勾搭搭,私相授受,其心思昭然若揭!

    真真是趋炎附势!

    像这样的人家竟还自称书香门弟,真是斯文扫地!

    付盈萱半垂眼帘,眸色愈发幽暗,对于这外表风光的端木家更为失望了。

    皇帝大马金刀地在亭子一角坐下了,语气亲和地对着众人说道:“别这么拘谨,都坐下吧。”

    皇帝既然这么说了,众人也就从善如流地应下:

    “谢父亲。”

    “谢慕老爷。”

    付盈萱、付思恭也跟着坐了下来,姿态优雅。

    在短暂的震惊后,兄妹俩都冷静镇定下来,神情举止又变得落落大方。

    皇帝饮了杯茶水后,把玩着手里的茶杯,随口说道:“端木四丫头,我刚才好像听你和这位姑娘提起蓝魏的那把‘海月清辉’?”

    端木绯点头应了一声,随口道:“是啊,慕老爷,刚才付姑娘与我说蓝魏先生就是在这大平山上择良材斫琴,制成了‘海月清辉’。”

    付盈萱眸光微闪,心中不禁浮现某个念头:难得皇帝在此,若是皇帝认可了自己的想法,那可是自己一洗国公府之耻的大好机会。

    付盈萱微微一笑,欠了欠身,得体地接口道:“慕老爷,我正和端木四姑娘论琴呢。我以为那‘海月清辉’是几十年难得一见的好琴,可是端木四姑娘觉得宣国公府的楚大姑娘生前所制之琴‘春籁’,比之‘海月清辉’也不遑多让。”

    皇帝挑了挑眉,饶有兴致地说道:“这‘春籁’竟是如此好琴?”

    蓝魏出身制琴世家,更是蓝家几代少见的制琴奇才,可是这制琴不仅要好的制琴先生,还要有可遇而不可求的良材,便是蓝家在“海月清辉”之后,也多年没出名琴了!

    付盈萱正色道:“慕老爷,我与端木四姑娘在此问题上有所分歧。‘春籁’是楚大姑娘根据古籍记载的落霞式揣摩制成,虽然外表华丽,却是一把挑人之琴。这世上能弹那琴之人屈指可数。依我之见,琴乃器,琴之魂是为人,应是人择琴,而非琴择人。一把好琴自当谁都能用,什么曲子都能弹,而非有如此多的局限。”

    付盈萱直抒胸臆地侃侃而谈,说到琴时,那张秀丽的小脸上容光焕发,眸子更是熠熠生辉,看来自信而从容。

    皇帝看着几步外的付盈萱,嘴角微微翘起,眼底露出一丝兴味,连手上的折扇都摇得慢了下来。这位付姑娘倒是有趣得紧!

    皇帝目光幽深地盯着付盈萱看了一会儿,转头看向了正捧起茶杯的端木绯,“小丫头,你怎么看?”

    端木绯才刚捧到胸前的茶杯只好又放了回去,歪着小脸道:“慕老爷,照我看,琴技比琴更重要。”她伸出一根食指举例道,“比方说,同一首曲子,可不是谁都能弹的。”

    付盈萱皱了皱眉,自然而然地想到了宣国公府里的那首《十面埋伏》,淡声道:“端木四姑娘,虽然那日我没能弹完《十面埋伏》,但是那不过是琴的问题。”若是用她自己的琴,她有自信她弹出来的《十面埋伏》不会输给任何人!

    话不投机半句多。端木绯看了付盈萱一眼,也不再说话,又捧起了她的茶杯,笑吟吟地享用着这沁香怡人的茉莉花茶。

    付盈萱盯着端木绯那微微弯起的嘴角,只觉得她的笑容中透着浓浓的讽刺,如此刺眼。

    自从宣国公府的茶会后,她心口就一直憋了一口气,她一直勉强压抑着,到了此刻,终于爆发了出来。

    “端木四姑娘,”付盈萱目露挑衅地看着端木绯,下巴微扬,“你可敢与我再比一次?”

    端木绯的樱唇正好凑在了杯缘上,闻言,有些傻眼了,缓缓地眨了眨眼。怎么莫名其妙又要比?!

    付盈萱霍地站起身来,对着皇帝的方向福身行礼:“还请慕老爷为我和端木四姑娘评判一番。”

    “有意思!”皇帝“啪”地收起了手里的扇子,眼里的兴味更浓了,“可是这里没琴……”

    付盈萱勾唇笑了,“我带了琴来,就在山脚的马车里。扰烦慕老爷在此稍候。”

    说着,付盈萱吩咐丫鬟道:“雁枫,你去山下取琴来。”

    “是,姑娘。”丫鬟疾步匆匆地下山而去。

    惊讶一闪而过,端木绯又自顾自地饮起茶来,笑而不语。

    既然这位付姑娘如此爱在皇帝面前“表现”,那自己“成全”她也无妨……顺便也可以把皇帝的目光把姐姐身上移开。

    一旁的端木纭和端木珩皆是微微蹙眉,眸底闪过一抹不赞同。

    端木珩心里暗暗摇头,心里在这一刻无比的确定:这门婚事不妥。

    眼见为实,现在他见到了,也肯定了。

    端木珩眸底渐渐沉淀了下来,眼神坚定明澈。
为您推荐

澳门金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