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84.CP83
    周念平洗漱完,出来就看见楚云生坐在自己原来的床上, 连被子都给抱回来了。

    他愣了愣:“你干什么呢?”

    楚云生向他招手:“来。”

    周念平乖乖跑过去, 往楚大学霸怀里一趴, 身上带着明显的水汽。

    “你说你的床那么干净, 别人看见会怎么想?”

    “嗯……嗯?”他偏头往楚云生身后看, “呀!”

    “反应过来了?”楚云生好笑地捏捏他的鼻尖。

    周念平拍开面前作乱的手,爬到床上滚来滚去, 把被子弄乱还不罢休, 再用腿把枕头从床头踹到床尾。

    “行了。”楚云生从他开始闹腾就起身站在床边, 抱着胳膊好笑地看着,“你再着踢, 人家还以为我们在床上……”

    “别说!”周念平恼羞成怒, 蹦跶起来捂住楚云生的嘴, 迅速转移话题,“快去吃饭,我饿死了。”

    他比楚云生矮半个头, 捂得挺费力,跟接吻似的, 踮起脚尖拼命往楚大学霸怀里贴,结果没关紧的房门忽然被推开,林郎揉着眼睛走进来:“大嫂,我跟你说……”

    “说”字刚出口, 林郎小同学就转身往外走:“说什么我给忘了, 餐厅见!”

    周念平像被烫到似的松开手, 追上去把林郎拽回来:“不是你想的那样!”

    林郎茫然地“啊”了一声,视线扫过凌乱的床,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

    周念平:“……”住脑,住脑啊混蛋!

    相比较周念平,楚云生乐得被误解,伸手把暴躁的小男友揽到怀里,转身问:“岳群呢?”

    “先下楼了。”林郎的眼睛不知道往哪儿看,慌里慌张地沿着墙往外蹭,生怕自己打扰了他们的好事,被楚大学霸一巴掌灭了,拼命地寻求生机,“有什么事直接告诉我就行,我去找他。”

    “不是什么要紧的事。”楚云生温和地笑笑,“就是想跟他在核对一下议题内容。”

    林郎的眼睛瞬间亮了:“这种小事,包在我身上!”言罢,脚底抹油,不给周念平阻止的机会,直接冲出了房门,看那架势,就算是以后他们主动邀请,也不会轻易踏进房门半步。

    周念平委屈地注视着晃动的门:“明明什么都没做。”

    “嗯?”楚云生诧异地低头,“你难过的是我什么都没对你做?”

    他浑身一僵。

    “现在时间还来得及,按照你的忍耐力,撸一下还是可以的。”楚云生煞有介事地看了看手表,“来吧,把裤子脱了。”

    这回冲出门的换成了周念平,楚云生哭笑不得地摇头,拎着外套慢悠悠地跟了上去。

    好好一个学霸男友,硬生生憋成了黄段子大王,周念平欲哭无泪,从八楼直接蹿下去,一口气跑到一楼餐厅门前,见到林郎,二话不说拉着一起往饭桌边冲刺。

    林郎以为楚云生追在后面,也跟火烧屁股似的啪嗒啪嗒跑,于是他俩在一餐厅的参赛选手的注视下,绕着食堂跑了两圈,第三圈的时候,楚云生刚好来到门前,一抬手就逮住了自家小男友。

    “啧,守株待兔。”楚大学霸笑出一口白牙,“念平,这么有精神?看来晚上可以……”

    周念平惊慌失措:“不,不可以!”

    他拒绝得太干脆,原本打算开玩笑的楚云生忽然有点不爽:“为什么?”

    “也不是……不可以。”周念平求生欲极强地抱住楚云生的胳膊,“哎呀,你想摸就摸吧!”

    林郎:……

    林郎:???

    我不想听啊???你们信吗???

    楚云生满意地摸了摸周念平的脑袋,带着小男友去吃早饭。岳群比他们来得早些,已经找到空位坐了下来,林郎一个箭步冲过去,拉着岳群小声逼逼。

    周念平不用听都知道小林郎在说什么,又气又急,还不能当面反驳,只能坐在座位上疯狂往嘴里塞包子。

    “饿成这样?”楚云生吓了一跳,“喝点粥。”

    他愤愤地抬头,瞪着罪魁祸首打了个嗝。

    “都说了,慢点吃。”楚云生把粥推到他面前,“多大了,还跟个孩子一样。”

    “哼!”周念平喝着粥,差点没气个半死。

    楚云生逗完小男友,心情愉悦,跟岳群悄声谈论即将到来的比赛,他作为后勤人员,边啃包子边竖起耳朵听。议题的内容很深,但是这么些天的耳濡目染,周念平已经大致了解了楚云生准备的材料,所以听起来没什么压力,他倒是注意到餐桌上很多参赛学生在暗中打量他们这一桌。

    “林郎。”面对竞争对手,他和小林郎迅速统一战线,“怎么回事?”

    林郎悄咪咪凑近周念平的耳朵:“咱们是夺冠热门啊!”

    “这回进入决赛的一共八个学校,除了咱们实验高中,别的也都是省重点,还有老熟人呢。”林郎轻哼一声,“你瞧瞧,那不是转学到咱们这儿的杜浪吗?”

    林郎不说,周念平当真没发现杜浪坐在别的餐桌上,他诧异地仰起头,对方似乎感受到了他的视线,友好地挥了挥手。

    “切。”林郎不屑地移开视线,“有本事不参赛啊。”

    周念平对竞争对手没那么大的敌意:“说不定人家参赛的时候没打算转学呢。”

    “那也不地道。”林郎碎碎念,“谁知道他有没有偷偷打听我们准备好的参赛议题啊?”

    他见林郎越来越有阴谋论的架势,赶忙开口:“这么说,人家都把咱们当成竞争对手了?”

    “那可不?”林郎挺骄傲,“我们实力最强嘛!”

    “好好吃饭。”岳群插话进来,伸手按林郎的脑袋,“都几分钟了,一个花卷都没吃完。”

    林郎只能给周念平一个自求多福的微笑,然后开始和花卷做斗争。

    没了林郎的八卦,周念平只好挪回楚云生身边,拽了拽楚大学霸的衣袖:“楚云生,我……”

    他话没说完,嘴里就多了半个鸡蛋。

    楚云生把剩下的半个放在碗里,笑眯眯地问:“够不够?”

    周念平:“……”为什么不让我说话???

    他用眼神和楚云生吵架。

    ——我不要吃鸡蛋!

    “吃鸡蛋对身体好。”也不知道楚云生怎么看懂周念平的眼神的,毫无阻碍地和他聊天,“别闹了,快咽下去。”

    ——咽不下去!

    “喝点粥?”

    ——不想喝!

    “乖,晚上给你摸腹肌。”

    ——不要啊!

    周念平在林郎和岳群的目光变得奇怪起来以前憋闷地将鸡蛋咽下了肚,满腔愤懑不知道该和谁说,只好气鼓鼓地盯着楚云生。罪魁祸首丝毫没有反思的自觉,吃完自己的鸡蛋,起身去找了带队老师,最后确认了一遍比赛流程和时间,然后站在餐厅门前等着实验高中的学生集合。

    也不怪所有的参赛选手都在意实验高中,毕竟他们身上的校服,让他们走到哪儿都扎眼。

    周念平狼吞虎咽地吃完早饭,背着背包跑到男朋友身后,左瞧瞧右看看,发现带队老师在搬矿泉水,立刻冲过去帮忙。

    “先发掉吧,到了比赛场地就来不及了。”带队老师觉得周念平讨喜,挺喜欢这个b班的学生,“你自己记得拿一瓶,到时候进了会场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出来。”

    周念平谢过老师,往背包里塞了一瓶,继而哼哧哼哧地拖着一箱子水回到餐厅门前。

    楚云生想要帮忙,被他一眼瞪回去。

    “我是后勤人员,你得准备比赛。”周念平抱着矿泉水分发,振振有词,“几瓶水而已,我搬得动。”

    说着偷偷把蹭红的手指头藏到了背后。

    楚云生欲言又止,见他难得积极,舍不得阻止,但拿到自己那瓶水的时候,揉了揉周念平的手指头。

    周念平小朋友吸了吸鼻子,差点没控制住直接当着大家伙的面撒娇。

    等所有参赛选手都解决完早饭,首都大学的接送车已经来到了宾馆门前,大家分学校依次上车,周念平亦步亦趋地跟在楚云生身后,像条小尾巴,楚大学霸走到哪儿,他跟到哪儿。其实周念平不用跟那么紧,毕竟没人比他背更大的背包,往人群里一站,最显眼。

    可周念平不知道自己显眼,他顶着毛线帽,嘿呦嘿呦地往座位里钻,一连踢了楚云生好几脚。

    “慢点。”楚云生都拿他没办法,“别磕到。”

    周念平一头栽在座椅上,迅速爬起来左顾右盼,头顶的帽子歪了都没发现,还是楚云生伸手替他扶正的。

    周念平紧张兮兮地问:“你们的议题都藏好了吧?”

    “千万别被人发现!”

    楚云生好笑地点头:“放心吧,早就藏好了。”

    周念平忘了刚刚是怎么劝林郎的,趴在楚大学霸的耳朵边嘚啵嘚:“我跟你说,杜浪也参加了这次的比赛,但他不代表咱们学校,他代表原来的学校!”

    楚云生听了,并不是很惊讶的模样:“我知道。”

    “你知道?”周念平狐疑地眨了眨眼。

    “我真的知道。”楚云生把背包放在脚边,闭目养神,“你忘了吗?杜浪刚转学到a班的时候,我就说过他是他们学校的参赛选手。”

    楚大学霸稍微一提,周念平有了点印象,可灵光一现间,他又意识到另外一个问题:“楚云生,那个时候你是怎么知道杜浪也会参加模联决赛的?”
为您推荐
    出现错误!
    出现错误!

    错误原因:Can not connect to database!

    error: Too many connections

    返 回 并修正

    澳门金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