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五章 君子动口不动手
    俞辰朗脸色有点难看,夏天说的对,苏悦溪还真是完完全全不喜欢自己,更别说把自己放在心里,她不是想把自己推给这个,就是想推给那个。

    他生气的走过去,把苏悦溪拽到大房间,关了房门。

    苏悦溪看俞辰朗那怒气冲冲的神情,不会打自己吧,自己今天没惹他啊,他不会翻旧账吧,她慌张的说道:“你,你想干嘛,我,我是病人,我今天没惹你。”

    俞辰朗看苏悦溪那拎不清事情的样子就气,他慢慢靠近苏悦溪。

    苏悦溪退到床边,立马脱了鞋子,爬到床上,抱着枕头躲在角落里。

    苏悦溪看俞辰朗那生气的表情,确实吓到了,她大脑飞速运转,自己今天确实没做什么事,她声音都有点颤抖,“俞,俞辰朗,你想干嘛?有话好好说,君子动口不动手,你还是保家卫国,受人敬重的可爱的兵哥哥,更不能动手。”

    俞辰朗根本不会动手,他怎么会打女人,更何况眼前的还是自己的老婆,他就是生气,他想知道苏悦溪到底想怎样,她想要什么,可以和自己说,为什么要这样气自己。

    他怒目盯着苏悦溪反问道:“你想干嘛?”

    苏悦溪又想到自己的奶奶,想到了自己以前的美好生活和这里做了下对比,在看着俞辰朗那恐怖的样子。

    感觉自己就像陷入了沼泽,跑不出去,越陷越深,呼吸都变得压抑和困难,全身难受,伤感涌上心头。

    寄人篱下的感觉就是不好,怎么自己这么苦命,莫名其妙嫁给了一个这么凶的人,还不能回家。

    苏悦溪眼泪不由自主的流了下来。

    她哽咽的说道:“我嘛都不想干,我只想好好的活着回去,我只想回家,我只想静静的呆着。”

    苏悦溪蜷缩在角落里,双手抱着枕头,头深深埋在枕头里。

    为什么自己这么惨,曾经骄傲,勇敢,坚强,在这一瞬间土崩瓦解。

    俞辰朗看苏悦溪在哭,还哭的那么伤心,心瞬间柔软起来,气消了大半,自己真是对她太凶,不小心吓到她了。

    自己怎么面对苏悦溪的时候,情绪就会莫名其妙的失控。

    他深吸一口气,脱了鞋,坐到床上,轻轻的抱着哭着颤抖的苏悦溪,竟然有点心疼。

    “对不起。”

    苏悦溪哭了一会,鼻涕眼泪都擦在枕头上,她想推开俞辰朗,去洗脸,但被俞辰朗紧紧抱住。

    苏悦溪抬起头,俞辰朗看苏悦溪闪着泪光的眼睛,那哭的有点微红的小脸蛋,粉嫩粉嫩的白里透红,就像水蜜桃一样,他有一种想亲下去,啃一口的冲动。

    俞辰朗咬了一下自己的舌头,让自己不要有杂念,认真的说道:“苏悦溪,对不起。”

    苏悦溪眼睛上挂着泪花,目光迟钝的看着俞辰朗,她本能的往旁边挪了挪,他刚刚居然说对不起!自己听错了?

    “以后我们井水不犯河水,各过各的?你让别人给我送饭,我保证不出现在你面前。”

    “不行。”俞辰朗坚决的说着。怎么能井水不犯河水,他们是合法夫妻,早就是一条船上的,怎么能分的清。

    苏悦溪都要崩溃了,真是很无助,很绝望,走又不能走,以后的日子怎么过,她又伤心的哭着。

    俞辰朗轻轻的拍着她的后背。

    许久,苏悦溪哭累了,可怜兮兮的看着俞辰朗,“你离我远点好不好,我怕你。我那天只是看了一下窗外,直接被碰到伤口痛晕过去,昨天,你又碰到我伤口,我很痛。”

    俞辰朗一脸懵圈,痴痴地看着她,昨天自己明明只是亲了她,没有碰到她伤口啊。难道抱她的时候不小心碰到了?不可能啊,当时她们之间还是有点距离的。

    他看苏悦溪那梨花带雨的样子,心居然有点难受,便不与她争辩,“那个,那个,对不起。”

    苏悦溪一想到自己伤口痛,脾气就上来了,没好气的说道:“你知不知道你弄到我伤口很痛的,真的很痛啊,我是病人,我没死在杀死手里,死在你手里,我很不值的。”

    俞辰朗看苏悦溪那又生气,又可怜的小模样,嘴角露出一丝微笑,“恩,我错了。”

    苏悦溪看俞辰朗态度忽然那么好,有点心惊胆战,不想与他说话,“你,你放手,我要去洗脸了。”

    俞辰朗有点舍不得放手,他觉得这样抱着的感觉很好,但是人家都不让抱了,自己也不能太过分,“你原谅我了吗?”

    苏悦溪只想离开这床上,离俞辰朗远远的,“你放手,我原谅你了。”

    俞辰朗依依不舍的放开了手。

    苏悦溪走下床,迅速穿好鞋子,跑出房间,看到夏天已经不在了。

    “哎呀,夏天走了,你还不去追。”

    俞辰朗忍着气,走出房间,坐在沙发上。

    苏悦溪边洗脸边问道:“夏天为什么不住了?”

    俞辰朗看苏悦溪那傻模样,觉得自己有必要解释一下,“没为什么,不住就不住了。还有,你记住,我不喜欢夏天,我只是把她当朋友。”

    “哦。”

    苏悦溪洗完脸出来,看俞朗还在沙发上,丫的,他不用去上班吗?

    苏悦溪去房间换了衣服。她趴在床上,想着刚刚那样子,恨不得呼自己两巴掌,怎么能把自己做这么脆弱的一面的展现出来,以后不能在这样,苏悦溪你是坚强的,这点困难算什么。

    朱震华端来一个饭盒按时来送着饭,他把饭盒放在桌上偷偷瞄了眼俞辰朗,识趣的走了。

    “你吃饭。”俞辰朗觉得在这呆着很尴尬,说完也出了门。

    苏悦溪吃完饭,把自己的床单被套换到小房间,把枕头套洗了,早早回到小房间,反锁了房门。

    夜幕降临,房间里没有开灯,一片昏暗,只有点点星光。微弱的光线照入房内,今日又没有月光,房间内所有的东西都显得朦胧。

    苏悦溪躺在床上,对自己说着,即使事情在怎么纷繁复杂,甚至无计可施,也不能灰心丧气,不能放弃希望,自己总有一天能回去的。
为您推荐

澳门金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