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六章 多谢杜明大人指点!(大家十一快乐,无耻求推荐,点击,打赏)
    “你说,杜明大人在干啥?”

    “杜明大人肯定在思考仙道永恒,冲霄之力!”

    “我觉得杜明大人应该在看风水,改整个栖霞镇的气运吧?你看时而皱眉,时而双手负背来回行走的模样有些像那些绝代相师……”

    “我觉得也许是杜明大人也许在创造什么可怕的进阶功法,你难道忘了吗?咱副门主沈剑大人竟然突破到武者六重境了!从武者二重境在短短的几十天里到达武者六重境,这……就算是传说也没有这么神的吧?”

    “嗯,这么一说,我也是这么觉得,沈剑门主真幸运能遇到杜明大人啊!”

    “那是自然的,这就是所谓的仙缘,你懂吗?”

    “是啊。”

    “……”

    栖霞镇有一条小河。

    从远方不知名的高山流下,然后又流到更远的远方。

    听镇民们说,这条河是流到广袤无垠的东海。

    东海对栖霞镇的镇民来说是一个神秘的地方,传言东海里面有海妖,有神怪,有滔天巨兽……

    总之,这个世界也有许许多多的仙门神话。

    几十米处,几个万剑门弟子地看着远方这个在河边走动的年轻人。

    他们的眼神闪过膜拜之色……

    他们小声在议论着……

    有的人觉得这个年轻人在考虑仙门秘法,有的觉得这个年轻人在琢磨风水起运,有的则是觉得这个年轻人在创造功法!

    总之,在他们心中,这个年轻人是无比神圣,是无比伟大的!

    当然,事实上这些东西都跟杜明没有任何关系。

    毕竟以杜明这种连半桶水都不算的貌似高手,上面这些东西实在是太过于高深了……

    他不会看风水,不懂怎么修炼。

    他对这些根本就是一窍不通啊!

    他来这条河旁边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沉思。

    沉思自己来到这个世界的点点滴滴以及细节问题。

    然后不管他怎么想,他都觉得自己没有干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

    而且,女鬼就算要缠他,也没有任何道理缠他吧。

    随着夕阳即将落山,天即将黑下来的时候,杜明的心情更加的急躁与抑郁了起来……

    夕阳落山后他就要回客栈,回客栈后,要么就是脑袋里出现幻听,要么就是做恶梦梦到各种的残忍恶心的血腥情景。

    总之,杜明狠难受。

    年轻人确实是需要一些刺激,但是这些玩意……

    也实在是太刺激过头了吧。

    郁闷之下的杜明猛地抓着地上的石头,无语地看向河的对岸,狠狠地一砸。

    “呱……”

    石头砸中了一只正飞出来的乌鸦,乌鸦一阵惨叫,立马摔了下去……

    杜明听到乌鸦叫声以后,脸色瞬间就大变。

    许许多多恐怖电影里面只要有乌鸦出现,那么特么的绝对会是的大凶预兆啊!

    如果真是这样按照某些恐怖片里面的尿性的话,那么……

    是不是代表我活不过今晚了?

    我特么的。

    杜明想哭。

    可是不远处……

    “咦?杜明大人这是干啥呢?”

    “他拿起了石头?”

    “这是什么意思吗?”

    “难道是让我们领悟什么东西?”

    “他扔石头了……”

    “石头扔到对面了……”

    “杜明大人仅仅是扔石头?”

    “不过这扔石头也太轻飘飘了吧,没有任何力量威势啊,这是大能该有的样子吗?”

    “等等,不对,杜明大人绝对不是扔石头,扔石头是这样扔的吗?我们扔石头时候,是这样扔,但是杜明大人的动作明显和一般扔石头是有区别的!”

    “沈淳,你悟性最高了,你说说看,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门道。”

    “嗯,我的确是感觉到有什么地方很不对头,杜明大人的动作是这个样子的,看似柔弱无力,但是,你们能难道没有发现什么东西吗?”一个叫沈淳的握剑青年狂地盯着杜明,下意识地握着剑,稍稍学了一下杜明扔石头的动作,顿时,他似乎抓到了什么东西!

    “什么东西?”

    “杜明大人这么轻飘飘的石头,竟然砸中了一只乌鸦!按理说,这么轻飘飘一块石头根本就砸不到乌鸦的,毕竟乌鸦腾飞的时候也不可能这么慢,但是杜明大人却砸到了……这就很反常了……”

    “哦?被你这么一说,我也感觉到了!”

    “我懂了,看似普普通通,没有任何特点的一击,可是却能有效地击中目标,这……”沈淳突然眼睛一亮,整个人似乎明悟了什么东西一般整个人敞亮得不行!

    “你懂什么了?”

    “杜明大人的气势,对,隐藏气势,隐藏杀意,我们出剑,多多少少都会暴露一些气势,这些气势很容易被对手察觉,但是如果我们……我懂了,我懂了,如果我们想办法隐藏这股杀意的话,那么对手必无可避,出剑,不一定需要多大的威势,有击中对手的剑招,才是好剑招!”那沈淳越想眼睛越亮越想这种领悟越深!

    “谢谢杜明大人指点,我懂了,我全懂了!”

    沈淳对着杜明方向大吼,猛地跪下去磕了三个响头……

    卧槽!

    远方,正郁闷自己砸到乌鸦,绝非什么吉兆心里有些闷得慌的杜明被这一吼给吓得差点就跳河了。

    他一回头,却见一个傻缺一样的青年正狂热地不断磕头,说什么我懂了,我领悟了之类的话。

    你特么到底领悟了啥?

    我到底指点了啥?

    杜明懵了。

    随后,杜明再次抬头看看即将落山的夕阳,深深呼了口气……

    现在不是关注这些的时候!

    他心中压力骤然增加,同时只感觉背后凉飕飕的。

    又特么要到晚上了吗?

    “谢杜明大人指点,谢杜明大人!”

    远处,依旧是几个傻缺一样弟子不断地狂热磕着头,磕得杜明脑壳很痛!

    他们永远都不可能知道杜明心中苦的。

    杜明也不可能告诉他们,自己似乎是撞鬼……

    毕竟,这很丢脸。

    ……………………………………

    尽管杜明很希望时间过得慢一点,可惜天总会黑的。

    夕阳西下,天空渐渐暗下来,小河边泛着一丝渗透进灵魂的寒意,同时,不知名的鸟儿叽里呱啦地叫着,似乎有那么一点点凄凉。

    那些弟子们兴奋地跑回万剑门,迫不及待地尝试他们新学的“招式”了。

    杜明还呆着。

    不过杜明感觉这小河边的环境越来越渗人。

    这个世界的孤魂野鬼肯定也不少,自己再在这里呆下去的话,搞不好会遇到孤魂野鬼,搞不好会被鬼打墙什么的……

    这……

    还是走吧。

    想到这,杜明就不敢想了,他连忙朝客栈走去。

    至少客栈里人比较多,呆在这里人烟稀少,指不定会出现什么乱子呢。

    回到客栈以后,杜明发现今天的客栈冷清清的,幽暗的烛光照在大厅里,只有稀稀松松几个人正吃着东西……

    “掌柜的,给我随便来点吃的……”

    “好的杜明前辈,您坐,您稍等……马上就来……”胖乎乎的老板一看到是杜明,顿时点头哈腰连忙冲进厨房准备杜明的晚饭。

    杜明看着四周,然后自我安慰似地点点头。

    至少,现在还是宁静的,至少现在没有那该死的声音。

    然而……

    “呜呜呜……呜呜呜……主……主人……主人……呜呜呜……”

    就在杜明刚一坐下的时候,杜明的脑海里就出现了诡异的歌声。

    杜明顿时露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表情。

    我特么的!
为您推荐

澳门金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