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九章 如意园(3)
    李大爷说完,所有人都变得沉默不语,心情也变得有些沉重。

    一代名角因为渣男抛弃而香消玉殒的事怎么想都令人难过。

    白以天不禁感慨道:“当年她要是遇上的是我也许就没这么惨了。”

    叶汐:“……”

    那可未必。

    李大爷笑呵呵地安慰他们道:“自杀其实对于若水来说也不见得是什么坏事,毕竟那场大革命就在后面等着他们这群唱戏的呢。”

    叶汐:“李大爷,你还记得那个将官的名字吗?”

    李大爷点了点头,义愤填膺道:“那个王八蛋的名字这辈子我都忘不了。叫……叫什么来着?”

    叶汐、白以天、王老板:“……”

    最后李大爷实在是想不起名字了,直接让丫丫把旧相册给拿了过来。

    李大爷找到一张南若水的照片指给他们看:“看,这就是若水,漂亮吧。”

    叶汐看后点了点头:“嗯,长得确实很漂亮。”

    白以天和王老板看着照片时的心情却颇为复杂。

    南若水原来是个男的啊……

    李大爷又狠狠地戳着那个站在南若水身旁的人说道:“这是当年若水跟这些看戏的贵人们的合影。喏,这个就是那个王八蛋!”

    李大爷指着的那个年轻人相貌英俊,穿着一身笔挺的军官服,正含情脉脉地看着身旁的南若水。

    叶汐看后心中微微一愣,怎么总觉得在哪里见过他?

    白以天仔细看了看:“可这眼神看起来不像是什么负心汉的样子啊。”

    都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这位将官的眼神看起来也没他想得那般不堪。

    李大爷却冷哼了一声:“这种衣冠禽兽最会演戏了。小伙子,你挑男的可得仔细了。”

    白以天:“……”

    老子是直的!比电线杆还直!

    就在这时,王老板看着照片突然脸色大变。

    他指着那位将官,声音颤抖着道:“这个人、这个人我见过,上次来我们如意园参观的台湾文化交流团里就有他!”

    叶汐恍然大悟,怪不得自己总觉得在哪里见过他呢,原来就是那张照片上的人。

    白以天:“你见到的应该是那个人的后人吧,不然这么多年了怎么还会这么年轻?”

    王老板点了点头:“有可能,我记得当时他还问了我南若水的事,但我哪知道,他也就没问了。”

    叶汐:“王老板,刚刚见到的那个鬼是在这个台湾文化交流团走后才出现的对吧?”

    王老板又点了点头。

    白以天顿时豁然开朗:“它以为是那个人来接他了,所以才会现身的?”

    叶汐:“估计就是这样的,毕竟这是他死前的遗憾。”

    现在它的执念总算是找到了,接下来要做的事就是解开它的心结进行超度。

    叶汐看向王老板:“王老板,你有留那个人的电话吗?”

    王老板想了想:“好像给了我一张名片,我马上回去找找。”

    三人告别李大爷重新回到了剧院,王老板翻出了那张名片联系那人。

    一个小时后,那个人来到了大剧院。

    “你们好,我叫陈溯源,你们叫我溯源好了。”

    年轻人站在叶汐他们面前彬彬有礼地自我介绍道,一看就是出自书香门第之家。

    叶汐跟他礼貌地寒暄了几句后就开门见山道:“请问您听说过南若水吗?”

    陈溯源愣了一下:“你们也知道他?我一直在找他的下落。”

    白以天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其实我们不仅知道他,还知道他跟你们家很有些渊源。”

    陈溯源沉默了一会儿,缓缓开口道:“不瞒你们说,我们家是很恨这个人的。”

    王老板不禁皱了皱眉:“你们还有理由恨?”

    陈溯源点了点头:“因为他的背叛,害我祖父郁郁而终。”

    叶汐他们听到这话都愣了一下。

    他背叛他?

    这和说好的剧情不一样啊?

    王老板诧异道:“背叛?背叛的人不应该是你祖父吗?”

    陈溯源不解地看了他一眼:“怎么会是我祖父呢?我祖父为了他几乎和整个家族都闹翻了。”

    叶汐:“当年是你祖父让南若水等他,可最后为什么你祖父没有来?”

    陈溯源叹了一口气回答道:“当年我祖父想要到大陆来找他,可许多才从大陆逃过来的人都告诉他南若水已经另寻新欢了,让他别再冒着被共产党抓的危险过去找他了。”

    听到这里叶汐心中已是明白了大半。

    她冷冷地看着他:“所以,他就相信了?”

    陈溯源苦笑了一下:“毕竟他也是有家室的人了,家里人绝对不会放他去找那个人的。而且,大家都说戏子是薄情的人,所以……”

    白以天微微扬眉:“那你知道南若水因为等不来你的祖父自刎而死的事吗?”

    陈溯源愣住了,眉头紧紧地皱在了一块儿:“他自杀了?”

    叶汐点了点头:“因为你祖父寄来的诀别信,他自刎于台上。他没有负你祖父,是你祖父负了他。”

    陈溯源怔怔地看着他们,好像是不太相信。

    最后他重重地叹了口气:“这个……我真的不知。”

    在叹息的尾音中,那位“虞姬”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了某个角落。

    叶汐感受到了它的气息望向了它。

    白以天注意到叶汐的目光,也顺着她的眼神望去,那里却空无一物。

    白以天:“你在看什么?”

    叶汐:“你看不见?”

    白以天又看了一眼,摇了摇头:“我看不见。”

    叶汐不再说话。

    现在只有她能看到了,看到“虞姬”正站在那个角落远远地、痴痴地看着陈溯源。

    叶汐看向陈溯源:“那你现在有什么要对南若水说的吗?”

    陈溯源沉吟片刻,迟疑着说道:“虽然那是祖辈的事了,但我也没想到事情的真相会是这样。如果真要我说什么的话,我只能替我祖父向他道歉。”

    叶汐:“说出来。”

    陈溯源愣了一下:“啊?”

    叶汐:“你对着那个方向说吧,那是他自杀的地方。”

    叶汐指的方向正是“虞姬”站着的地方。

    陈溯源迟疑了一会儿,还是点了点头:“好。”

    他看向那个角落,目光如秋水般清澈。

    “若水,对不起……我来迟了。”

    戏子重情,只是将军不信。

    不过还好,你没让我觉得自己等错了人。
为您推荐

澳门金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