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44.云雨
    郑皇后主仆说话的这会儿,定国公府大夫人李氏也是满腹心思。

    今个儿皇后娘娘奉太后往佑安寺祈福, 原就是为了立威, 偏偏这个时候, 郡主会突如其来的给穆家姑娘脸面。

    只要一想到潜邸之时皇后和恭妃娘娘生的嫌隙, 她这心里, 就隐隐有些觉得郡主不懂事。

    大皇子妃陈敏今个儿也来了,见嫡母脸上的愠怒, 如何能不知道, 太太心里在想什么。

    她原是国公府庶出的姑娘, 也是太太宽厚,自幼就把她教养在身边, 更记在大太太名下, 之后皇上指婚, 把她许给了大皇子。

    可惜,大皇子不得皇上喜欢,又因着庶长子的缘故, 皇后娘娘也视大皇子为眼中钉肉中刺,尤其她生下皇长孙之后, 皇后更是心中不忿。

    可想而知,她这些日子的艰难。

    她倒也没敢奢求别的什么,只是,宫中的日子太过战战兢兢, 她就指望着什么时候皇上能给道恩旨, 许大皇子出宫建府。如此, 她也不至于被皇后压的连喘气儿的功夫都没有。

    “太太,郡主年岁小,又被大长公主殿下娇宠着,许也没想那么多,您又何须为了这个伤神。”

    陈敏自幼得李氏教导,即便如今成了大皇子妃,也万不敢在李氏面前失了规矩。

    说到底,大皇子日后还得仰仗着娘家。

    李氏知她性子温顺,闻言,暗暗叹息一声:“生了这样的事情,我又怎么可能不多心。说起延之和郡主的婚事,外头都觉得是我们定国公府高攀了,确实,郡主身份尊贵,可若不是因为当年你祖母和大长公主殿下的约定,我又何尝真的愿意让延之招惹这麻烦。”

    “她身份尊贵,连我这未来的婆婆,都不得不处处捧着她。我当了一辈子的儿媳,在你祖母面前日日晨昏定省,日日立规矩,现在倒好,轮到我了,反倒是没了这样的福气,还得忌惮着谢家,怕凤阳大长公主觉得我委屈了郡主。”

    李氏所说倒也不是无事生非,陈敏当然也知道她的为难。

    “太太,我看您是多心了。郡主虽说身份尊贵,但也不是嚣张跋扈之人。这些年我冷眼瞧着,郡主反倒是更迁就延之一些。什么时候不是郡主在背后追着延之,这天真散漫的性子,又怎么可能会让延之受了委屈。”

    闻言,李氏忍不住点了点头,是啊,郡主对延之从来都未使过小性子,其实仔细说起这桩婚事,定国公府其实是沾了光的。

    否则,皇上把敏丫头指给大皇子的那一刻起,京城那些世家大族少不得会选择站队,陈家也少不得会因此而失了颜面。

    可因着和谢家的联姻,因着郡主身份尊贵,陈家虽作为大皇子的岳家,平日里交往的那些世家并未因此和陈家疏远了关系。

    一旁,陈家二姑娘陈莹听大皇子妃这么说,笑着附和道:“可不是,上次大哥带我往城南围场去,恰巧遇到了郡主。谁瞧着不觉得大哥和郡主是郎才女貌。”

    “母亲担心郡主身份尊贵,嫁过来之后,让母亲为难。可我倒觉得,就凭着郡主待大哥的真心,定会日日往母亲跟前晨昏定省,绝对不会让母亲失了颜面。”

    李氏忍不住感慨一声:“我又哪里计较这个了。只要你大哥能好好的,定国公府能有个倚仗,我受些委屈,也不算什么事儿。”

    陈莹怎么能听不出,母亲的言外之意。

    是啊,若不是因为和谢家的联姻,定国公府只会比现在更艰难。

    “也不知,皇上何时会允大皇子出宫建府?”陈莹提及此事,眉头也忍不住微蹙。

    她和陈敏自幼就交好,虽陈敏是庶出,可她自小就喜欢大姐姐,如何舍得大姐姐受委屈。

    陈敏淡淡一笑,安抚的拍拍她的手,道:“皇后娘娘如今执掌六宫,此事又谈何容易。”

    “我只盼着,太子殿下早日大婚,生了皇太孙,许到那个时候,皇上才会给大皇子这个体面。”

    李氏一直也担心大皇子妃在宫里受了委屈,尤其想到那日她和凤阳大长公主提及此事,可宫里却迟迟未有动静。

    大长公主四十五岁高龄生下郡主,如珠似玉的宠着,即便为了郡主,她揣摩着殿下也该帮大皇子一把。

    没成想,殿下丝毫都没把她的话听到耳中。

    想着这些,她心中到底有些不快。

    “太太,大皇子不得皇上喜欢,此事即便大长公主殿下和皇上提及,也未必就真的能如愿。若因着此事,太太和凤阳大长公主殿下生了嫌隙,女儿心中如何能过得去。”

    陈敏是万万不想事情发展到那般地步,她确实是盼着能出宫建府,可若因着这个,让谢家和陈家生了嫌隙,就太不值得了。

    李氏轻抿一口茶:“你放心,我也不是不知轻重之人。心中即便有些计较,也不会惹了流言蜚语的。”

    “何况,郡主毕竟还未嫁过来,俗话说的好,女生外向,等郡主和延之大婚之后,有郡主在中间周旋,凤阳大长公主殿下又怎么可能置若罔闻。”

    听李氏这么说,大皇子妃就放心多了。

    她轻抿一口茶,笑着转开话题道:“今个儿怎没见锦丫头来?”

    李氏冷哼一声:“往日里,看在你二婶的面儿上,我给她些体面。只今个儿这样的场合,她一个寄居在府邸的表姑娘,哪有资格来。”

    不过一个寄居在府邸的表姑娘,又隔了房,陈敏也未放在心上,漫不经心道:“锦丫头应该也到了婚配的年龄了,也不知二婶会替她寻个什么样的人家。”

    李氏缓缓道:“她不过一个孤女,左右不过是一些小门小户。到时候,我们给些添妆,也就是了。”

    陈敏点点头:“太太说的是。”

    李氏万万想不到,她口中这个上不得台面的表姑娘,此刻刚和陈延之一番风雨过。

    两人今个儿并未往佑安寺去,平日里有李氏在,两人即便心中有些难耐,也不得不忍着。

    今个儿好不容易得了空,两人又岂肯浪费这大好时光。

    傅锦生的倒也不说多漂亮,可却是那种惹人怜惜的娇美,尤其经历方才一阵风雨,此刻她难掩羞涩的埋在陈延之怀里,连脖颈都微微有些泛红。

    陈延之轻轻的搂着她,瞧她羞涩的样子,难掩笑意道:“爷还从未见过你这般害羞的姑娘。”

    傅锦伸出粉拳,轻轻捶他一下,“世子爷这话,倒像是招惹过好些女孩子。”

    陈延之笑着抓住她的手,轻咬一口:“表妹这话,太让人伤心了。自从表妹入府那一日,我眼中便再放不下别人。”

    这样的甜言蜜语之下,傅锦自然不会再说些无趣的话。

    只是,想到今个儿大太太带了二姑娘往佑安寺祈福,她却独独被留了下来,心中还是有些委屈。

    她到底是寄居在府邸的表姑娘,往日里,大太太给她体面,不过是随手的恩典。

    到了真正重要的场合,大太太又怎么可能想到她。

    陈延之知她心里委屈,心中也有些觉得母亲这事做的不妥。

    锦儿知书达理,温婉大方,如何就不能往佑安寺去了。

    见他眉头微蹙,傅锦伸手轻轻抚着他的额头,眼中莹莹泪光,道:“世子爷,锦儿不敢觉得委屈。今个儿皇后娘娘奉太后往佑安寺祈福,我这样的身份,大太太不带我去,我万万不敢因此埋怨大太太。若如此,锦儿岂不是成了忘恩负义之人。”

    傅锦的话更是让陈延之心疼不已。

    他紧紧搂她在怀里,心疼道:“你放心,总有一日我会把你明媒正娶,到时候,绝对不会让你再受这样的委屈。”

    傅锦要的就是陈延之这样的表态,这些日子她和世子爷相处想来,她看得出,世子爷是真心待她的。

    只是,不知道世子爷到底什么时候会说和大太太提及此事。

    想及此,她心下不由有些惆怅。

    世子爷到底是孝顺,她看得出,世子爷也很为难,总想瞅着合适的时机了,再和大太太说这事。可她又忍不住有些害怕,害怕事出有变。

    发觉她突然低落的情绪,陈延之低声宽慰她道:“你莫要胡思乱想,这些日子泰山地动,东宫走水,接二连三的事情,我也不好这个时候惹母亲心烦。”

    “可我岂会是薄情寡义之人,我这辈子认定表妹了,只有表妹,能当我的发妻。”

    见世子爷这般耐心的安抚她,傅锦心中果然松了一口气。

    “世子爷,你放心,我不会让你为难的。”

    陈延之就喜欢她的温柔懂事,笑着道:“表妹,你放心,我这辈子定不会辜负你。”

    这般坚定的语气,还有充满爱意的目光,傅锦又怎会疑心他。

    她难掩哽咽道:“我若信不过世子爷,便不会迈出这一步了。”

    陈延之闻言,再次压倒在她身上。

    傅锦一阵羞涩:“世子爷,您便饶了我吧。”

    陈延之坏心眼的咬了她一口,“今个儿可是你先来招惹我的,若这么容易就放了你,岂不是让你受了委屈。”

    傅锦想要辩驳,可在陈延之的猛攻之下,哪里还能说出一个字来。

    直到一切都归为平静之后,她觉得自己身子都要散了。

    纤细的手指轻轻抚上陈延之的眼睛,鼻子,嘴唇,轻笑道:“锦儿能侍奉世子爷身边,这辈子,便是死了也无憾了。”
为您推荐

澳门金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