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章 叫零露的女孩子
    “我去……”迟顾一句粗话差点爆出来,“谁下手这么狠!”

    辛茯在吧台底下狠狠踹了他一脚。

    “你想和我吃一样的面?有点辣的?”辛茯转向那个小姑娘,温言道。

    小姑娘点点头,辛茯给了迟顾一个还不去煮面的眼神,迟顾这次倒没犹豫,转身进了后面的厨房。

    辛茯给她倒了一杯柠檬水,“你叫什么名字?”

    “零露,飘零的零,露水的露。”她在辛茯旁边坐下,将袖子拉好。

    辛茯心里就替这名字唏嘘了一回,露水就露水了,还是飘零的露水,这爹妈怎么想的……

    “多大了?”这小姑娘看样子也就是个高中生,眼神里却有与年龄不符的情绪。

    零露一口气将杯子里的水喝完,“明天就十八了,现在读高三。”

    “你刚才说,你被打了?你父母?”辛茯尽量拿捏语气的轻重。

    “唔。”零露点点头,“我妈打的。”

    “你被打成这样其实可以报警了。”辛茯觉得一口气堵着,很不痛快。

    零露摇摇头,“报警不行,我不想让我爸不高兴。”

    辛茯将她面上的神情看了一回,“你的妈妈……”

    “后妈。”她仿佛在说别人的事,“但是我爸是我亲爸爸。我还有个弟弟,是后妈带来的。”

    辛茯觉得心里又压上了一块秤砣,然而她知道,这个小姑娘眼下最不需要的就是同情。

    她又给零露倒了一杯柠檬茶,“这都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先把肚子填饱了。对了,今天不用上学么?高三毕业班不该是最忙的时候?”她想想今天是周五。

    “家里没打算让我读大学,我跟老师说我肚子痛,她就让我回家了。”零露继续喝手里的柠檬茶。

    “现在中学都这么随便了,这不算逃学?”迟顾端着一碗面从里间出来,将碗放在了零露的面前。

    辛茯瞄了一眼,碗里面除了面,还加了碧绿的菜叶,一个荷包蛋,还有一些虾米和海苔。比自己方才的那一碗,好了许多。

    “什么意思啊!”辛茯翻了个白眼,“我也很惨的好不好,劳心劳力,脑子都不清楚了,为什么我的面里什么都没有?”

    迟顾递过来一叠餐巾纸,认真地看着辛茯,“哪天你要是被人揍成这样,我给你煮两碗。”

    辛茯扯了一张纸揉成一团,砸在他脑袋上。他也没躲,得意洋洋走开了。

    零露风卷残云,很快一碗面就见了底。

    “大叔!”零露忽然出声,冲着迟顾的背影,“马上放暑假了,我能在你店里干活么?我打扫卫生煮饭烧菜唱歌跳舞都可以的。”

    迟顾慢了一慢,“大叔习惯一个人待在店里,年纪大了,怕闹腾。”

    零露脑子急转,急忙改口,“小哥哥,你可以给个试用期啊,不行再赶我走。”

    迟顾听到小哥哥,一个哆嗦。

    辛茯坐在旁边,也跟着一个哆嗦,“迟小哥不是一直想找个帮手,送上门的,肯定得收啊。”

    说话间,零露已经将手里的碗筷拿去里面洗干净,把堆在池子里的餐具也一并洗了,顺手将灶台、切菜台板都擦洗干净。又拿起扫把拖把,没一会儿功夫,店里已经整洁如新。

    她连立在外面的菜单牌子也擦得锃亮,才兴冲冲跑回来,“怎么样,可以么?”

    辛茯看得心服口服,这年头,这么手脚勤快利索的小姑娘,实属罕见。这个年纪,哪个不是穿得漂漂亮亮,捧着手机ipad四体不勤五谷不分。

    可想到她手臂上的伤,和她方才说的那些,辛茯忽然就明白这份勤快利索从何而来,心里就跟着酸了酸。

    “我看行,”辛茯撩了撩头发,“迟小哥你要是不愿意,我拿阮小庭跟你换。”

    (城市的另一边,阮小庭莫名打了个喷嚏……)

    迟顾将手里的杯子放下,“阮小庭你自己留着,我请不起。不过,这个小姑娘未成年啊,我实在没胆子用。”

    “过了明天我就十八了,勤工俭学,当然可以。”零露急忙道,“这是我的身份证。”说着,她从书包里掏出一张证件。

    迟顾接过去,辛茯也瞄了一眼,身份证应该是她更小的时候办的。那照片上的她,还有着婴儿肥,笑得欢欣畅快,有着直抵眼底的笑意。与眼前的她,似乎已经跨越了许多的岁月。

    迟顾把身份证还给她,“这样,逃课是绝对不可以的,等你毕业放了假,再过来。”

    零露的眼中一时欣喜,却很快又有些犹豫,“那个,偶尔,我能不能住在店里……”

    “不行!”迟顾几乎立刻回绝了她,“这后面只有一间屋子,我住着,再住不下另一个人了。”

    “你不住在家里,你爸爸不会找你么?”辛茯转头问她。

    “我后妈若是发起脾气来,我爸每回都听她的。”

    “你以前也在外面睡过?”辛茯诧异道。

    零露展颜道:“是啊,火车站,网吧,还有24小时营业的书店、便利店,我都待过。”

    辛茯从手边抽了一张餐巾纸,从迟顾的上衣口袋里拿了笔出来,在那纸上写了个号码,“这是我的电话,以后没地方住了,给我打电话,我尽量想办法。”

    从迟顾那里出来,天已经黑了。辛茯看着零露的身影消失在街口,忍不住又是一番唏嘘,人生际遇万千,欢愉苦难万千,到最后,无不是一个人独自承受罢了。

    口袋里的手机叮咚一声,她摸出来瞅了一眼,神色顿时冷肃下来,飞快地回了三个字:看着办。

    沿着街边往回走,滚滚兴致勃勃地四处嗅着,辛茯在后面慢悠悠跟着。远远已经可以看见,院子门前的灯亮起了。那是闺蜜郗汐从国外背回来送给自己的,太阳能的灯,天黑自己就亮了。一个个水滴的形状,很好看。

    转进院子里,却发现院子里小路旁的那几盏都没亮。辛茯觉得有些奇怪,今日一天艳阳高照,照理光照充足,这些灯此时应该都是亮堂堂的才对。

    她走上前,蹲在一盏灯的前面,四处摸了摸,也没看出有什么异样。

    郗汐把这些灯送过来,也不过一个多月,这就坏了实在有些说不过去。辛茯又敲敲打打摇晃了一阵,几个灯仍是黑着。

    “是不是树荫太大,遮着太阳了?你们一个个就罢工了……”她兀自蹲在地上嘟嘟囔囔。

    “分明是自己的眼睛有问题,却要怪责它物。”身后响起了那个男人的声音,让辛茯的火腾得就燃起来。

    辛茯站起身,看着他长身立在面前,面容隐在夜色里,“麻烦你进出别人私宅的时候,先按铃。没人的时候,不要随便进来。否则,被我的狗咬了,我是不会负责任的。”

    她的心里虽然是很不爽,然而他这么随随便便站在那里,甚至脸面容都看不清,却还是很养眼。辛茯这番话说出口,居然也没有什么恼怒的语气,心里替自己的没有原则缺乏底线惭愧了一回。

    紧接着,她就给了滚滚一记眼神,示意它凶他一下,好歹壮一壮气势。

    滚滚却没有半分警觉凶狠的样子,相反,意态安然地趴在地上,一脸的祥和宁静。
为您推荐

澳门金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