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其之二十三,人前显贵,人后……(第一更)
    薛宁宁到是说过,夏安只要自己掏钱,可以按照他的意愿重新装修。

    可是万万没想到,这种装修居然是推倒重来!

    回头怎么和那个朋友交代?!

    看着眼前一切,只剩下那个快要倒塌的吧台还算熟悉,还有吧台前那个属于莱娅的转凳,居然还奇迹般的屹立不倒。

    至于其他?

    呵呵,呵呵……

    “这些全换的话,要不少钱啊。”

    她说。

    夏安哈哈干笑:“没……事,反正是要换的。”

    薛宁宁:“你的钱够吗?”

    那是当然不够滴!

    夏安初步估算了一下,不算重新置办桌椅,光是墙壁地面重来一次,最少也要五六万,这还是往最简单的装修上考虑。

    如果再加上其他,最少也要个三十多万。

    光是金边债券换到的二十万,肯定差的还远。

    除非能把他手上那些英镑全换成现金,问题是,他现阶段换不出来。

    扫了一眼两个罪魁祸首,夏安努力笑道:“应该,还是够……的吧。”

    薛宁宁还是保持对夏安纯真的信任,不问夏安钱从哪儿来,只是点头:“那就好,我还想你要是钱不够,我支援你一点呢。”

    “……”

    这话如果你提前说,我一定不会说我的钱够了!

    夏安不是那种死要面子活受罪的人,他手上英镑只要能兑换出来,就能还了薛宁宁的钱。薛宁宁如果主动帮忙,夏安自然不会拒绝。

    可他也不会主动去找薛宁宁帮忙。

    想来想去,重新装修这件事,也只有求到莱娅头上。

    就是不知道为此要付出多大的代价。

    薛宁宁一眼看见还坐在角落里的思思:“这个人是?”

    “我找的员工。”

    夏安急忙说:“我们是网上认识的,他汉语说的不太好,我跟他说在我这里打工,顺便学汉语。他就同意了。”

    薛宁宁:“那工资一定不少吧?”

    “还好,还好。”

    夏安瞥了一眼思思,心中补了一句:“管吃管喝就行。”

    薛宁宁又扭头看见站在墙角,极其委屈扫地的陈果儿:“她……?”

    她怎么也在这里干活?

    夏安:“她是咱们社团的指导老师,刚才说好以后把社团活动搬到这个咖啡馆里举办,所以现在身先士卒,帮我做点力所能及的事情。真是我们的楷模啊。”

    陈果儿的眼泪快流出来,抬头,想要说些什么。

    被夏安瞪着,想想洛夜在走之前连哄带威胁的那些话,陈果儿深吸口气,连着泪水一起吸入肺腑,重新低头,继续做事。

    夏安满意的收回目光。

    看夏安把事情安排的“天衣无缝”,薛宁宁也不好再问,只是叮嘱:“要是有什么事,提前跟我说哦。”

    夏安点头。

    薛宁宁一走,夏安这边事情更多。

    咖啡馆的宿舍准备留给思思住,夏安还要帮忙把思思的东西搬过来。响应科的人负责解决思思在国内打工许可证这一套程序,至于平常生活这些,还是要夏安亲力亲为。

    “晚上不准再跳过来!”

    好不容易忙完这些,在外面夜市吃晚饭,也算是第一次“员工聚会”的时候,夏安专门叮嘱陈果儿:“我不需要聊天,你好好呆在你的屋子里。”

    “再犯一次,多留十年!”

    他恶狠狠的威胁。

    陈果儿一脸委屈:“我找莱娅妹妹聊天都不行吗?”

    “不行!”

    夏安扭头看莱娅:“你晚上也早点睡觉。”

    莱娅盯着面前的烤串:“我没有游戏机啦。”

    游戏机和电视机都在上午的战斗中“阵亡”,为此莱娅已经不高兴了一下午,现在突然提起来,夏安立刻领会精神:“我已经网上买了,三种游戏主机,加上一台电脑,明天就能到。到时候你想玩什么玩什么。”

    虽说买这些要花不少钱,不过和即将从莱娅那里寻求的帮助比起来,实在算不了什么。

    就当做前期投资好了。

    莱娅这才点头:“知道啦。”

    陈果儿表示:“现在是暑假,晚上可以晚点睡。”

    可怜巴巴:“我就是想聊天罢了。”

    夏安:“学习思思好榜样,你问他,他一点都不想聊天。”

    思思和烤串正在“搏杀”,听见夏安说起自己,抬头:“我还要石窜”。

    夏安揉眉头。

    他算是知道了,为什么欧洲圣徒会那边要思思晚点回去。这家伙,胃口实在好的出奇!

    陈果儿只是个莽货,思思完全是个吃货!

    一个人的胃口至少是夏安和陈果儿加起来两倍有余……

    养不起!

    等到晚上“会餐”结束,夏安带着莱娅走进自己的房间。

    脸色立刻变得殷勤起来:“嗯,要不要吃个冰淇淋啊,莱娅?”

    莱娅扭头看他,虽然年龄看起来不大,但好歹也是系统来得。夏安这点小动作自然瞒不过她,过了几秒,问:“你要多少钱?”

    夏安揉眉头:“不知道啊,装修这个完全是无底洞,想要装的好,都不知道多少是尽头。”

    莱娅表示:“以后我不刷牙洗脸。”

    “不行!”

    夏安这点莫名其妙的毫不退让:“早上刷牙洗脸不能计入交换条件。”

    莱娅瞪着夏安:“我很干净的呀!”

    夏安坚定:“再干净,早上也要刷牙洗脸。”

    “就算不开咖啡馆,只要你待在我这里,就要天天早上刷牙洗脸。”

    莱娅跺了跺脚,很不满意。

    夏安居高临下,看着莱娅,没有退步。

    “不刷牙行不行呀?”

    “不行!”

    “那刷牙不洗脸行不行呀?”

    “不行!”

    “刷牙不洗脸,我给你多点钱啦!”

    莱娅看着夏安,挥了挥手,显示这笔钱很多:“你开两个咖啡馆都够啦!”

    夏安蹲下来,正面对莱娅:“这是两件事,开咖啡馆用多少钱,这是我的事。有钱弄好一点,没钱将就一下,这都好办。早上起来刷牙洗脸,是你和我之间的事情。我希望,这能证明你不是一个野孩子,而是……”

    他想说,刷牙洗脸这点小事,可以让莱娅不那么像冷冰冰的系统,而更像一个正常的孩子。

    但是,这句话说到一半,终于还没有说完。
为您推荐

澳门金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