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52章迷女干(第五更)
    “师父每天给人算命不超过3卦,这给人算命其实就是泄露天机,要折寿的,今天3卦的次数已经到了,你们明天再来吧。”那个小伙子有些高傲的说道。

    “不用,我们不是算命的,就是找你师父有点事,等你师父算完了,我们再进去。”商展现在好不容易想到了一个方法,自然是不能等到明天了。

    “有事?有什么事情?”那个小伙子一脸狐疑的看着商展问道。

    “你师父不是会算命吗?一会就让你师父自己算出来好了。”王所长有点不满这个小子说话的态度,这个时候开口说道。

    “卧槽,你这是来找茬的啊,我劝你赶紧走,不然别怪我对你们不客气。”小伙子听到王所长说的话,一脸不善的说道。

    “对我不客气?对我怎么一个不客气法?”王所长笑着说道。

    “还真是过来找麻烦的。”那个小伙子气坏了,转身到了院子里面找来了一根扁担棍,这就要朝着两个人打过来。

    王所长的战斗力还是不错的,他人也长的彪悍,还没等这个小伙子动手,他已经将这小子给制住了。

    “王所长,我是想请这个人给帮个忙,咱们这样做是不是不太好?”商展有些担心的说道。

    “放心吧小商,这群人都是溜滑的种,你要是不表现的强势一点,他们还不知道害怕你,到时候更是不知道配合你的。”王所长毫不在意的说道。

    商展一想也是,将小伙子制服了以后,没有了阻拦,两个人就迈步朝着屋子里面走去。

    “喂,你们不能进去,师父正在做法,你们不能进去。”那个小伙子大声的喊道,不过面前的两个人却是已经开门走了进去。

    屋子里面一片漆黑,在房子正中央的株蜡烛,此刻从蜡烛上面散发出淡淡的光辉。

    “你们是什么人?居然敢打断本天师做法?”一个老头突然在屋子的角落里传来。

    商展循声望去,只见一个精瘦的老头这个时候正在胡乱往自己的身上套衣服,而在屋子的角落里此刻放着一张单人床,床的上面躺着一个衣衫半解的妇女,那个妇女看起来四五十岁的年纪,这个时候她好像是已经睡着了,丝毫不知道现在发生的情况。

    此情此景,商展难免想到了经常在新闻上看到的大师骗财骗色的新闻,原本以为这些相信大师的人都是傻子,现在看来,这种事情还真是很常见,现在就这样活生生的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商展只感觉一股子火在往上顶。

    “卧槽,我打死你这个老骗子。”商展气坏了,冲过去对着这个老头就是一阵拳打脚踢,当然他还有事需要这个老家伙的帮忙,所以下手的时候他注意留了分寸,并没有打他的脸。

    将这个假天师胖揍一顿之后,他和自己的那个徒弟都被王所长要求靠墙边蹲好。

    此刻四个人都到了外面,商展可以清楚的看到这个老头的样子,只见他胡子留得老长,倒是真的有那么一丝仙风道骨的意思,此时他已经知道了两个人的身份,于是可怜巴巴地求饶道:“政府,我就是小打小闹的找点零花钱,我们可是遵纪守法的好公民。”

    “就你还遵纪守法,那你给我说说,那躺在里面的妇女是怎么回事?我告诉你,你现在已经犯罪了,犯了迷女干妇女罪。”王所长虎着脸,倒是着实有几分威势。

    算命人讨好地笑道:“政府,我那就是给她算算命,怎么能算是迷女干呢。”

    在王所长那炯炯有神的目光之下,他的眼睛眨了眨,然后偷偷地看了王所长一眼,小心翼翼地道:“政府,其实我刚才还来得及下手,就被你们闯了进来打断了,不信你们可以检查一下的。”

    “哼,今天是没有得手,但是以前还不知道祸害了多少女人呢,你说说你,算命赚点钱就算了,还要占女人身体的便宜,我告诉你,你摊上事了。”商展心头还是有一股子火,要不是还得让他帮忙,商展真想上去再揍他一顿。

    算命人一脸苦相,道:“冤枉啊大老爷,政府宽大,我这真是第一次干这种事情,然后就被你给逮着了。”

    “好了,不要再说废话了,你只要知道,你现在摊上事了就行了,最轻也是一个迷女干罪,现在有个机会让你好好的表现减轻一点罪行,就看你能不能配合了。”商展说道。

    算命人不再言语,一张脸却变成了苦瓜,小眼睛滴溜溜转个不停,此时他的样子有些狼狈,那还有一开始那种仙风道骨的样子。他想了想,开始讨价还价的说道:“我如果帮了忙,是不是就可以不用去派出所了?”

    “啪”的一下,王所长直接给了这个算命的一巴掌,“我说你老小子想什么美事呢,你这是犯罪,就算是天王老子来了那也没有办法赦免你的,不过你帮着政府做好这件事情,也算是将功补过了,到时候会给你减轻点罪刑的。”王所长撇了撇嘴说道。

    “那还是算了,再说了我本来也没有对那个女人怎么样呢,不信待会她醒了之后你们问问她?”算命人狡辩道。

    商展真想一巴掌摔在这个算命人的脸上,这个老家伙看来是吃准了那个农村妇女不敢将这件事情说出来,所以才敢这么有恃无恐的说话,也是在这个传统的封闭世界里,就算是女人知道自己被这个老家伙给侵犯了,或许还有可能认为是天师所为,高兴还来不及呢,就算是偶尔有想明白的,那肯定也会为了自己的名声不肯声张的。

    “唉,都是这种心态才助长了这种人的嚣张气焰呀。”商展忍不住在自己的心中长叹了一声。

    商展和王所长对视了一眼,王所长轻轻地凑到了商展的耳边说道:“他说的有道理,估计这里的女人都不会作证的,这种事要是传出去,这里的女人以后就都没有办法做人了。”

    呜呜呜,求推荐求打赏求月票求订阅,求盟主。。。
为您推荐

澳门金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