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章
    之后一段时间, 鹿桑桑经常去做理疗,手腕的伤痛也因此好了许多。

    后来因为请假停更,所以等手腕好了一些后她干脆和阮沛洁一起飞了欧洲, 趁这段时间旅行了一趟。

    等她回来后已经过了两周, 这两周段敬怀找过她, 得知她在国外度假后也时常会发一两句到她微信里。

    实际算起来,两人应该整整快三周没见面, 但她回来的那一天,竟在拉行李箱进来的时候就碰上了段敬怀,他手里牵着小金毛,显然是刚遛完狗回来。

    两人一块在电梯口等着,段敬怀伸手按了电梯。

    “手好些了吗。”他问。

    鹿桑桑许久没见狗子很是想念, 所以不住地低头去看它。听到段敬怀问话后, 她随口应了声,“还好。”

    “上次的事, 你误会了。”

    鹿桑桑抬眸看他“什么。”

    段敬怀“徐瑶。”

    鹿桑桑愣了片刻,这才意识到他说的上次是他们在餐厅吃饭遇到徐瑶那事。

    说起来,她当时确实有些不爽,可后来转念一想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人家喜欢一个人已经离婚了的人,她有什么资格说什么。

    “哦, 她啊。”鹿桑桑站直了,“我没误会啊,她不喜欢你么。”

    “但是我不喜欢她。”段敬怀停了停又补充道, “而且我也告诉她让她不要喜欢我了。”

    鹿桑桑“……”

    电梯到了,段敬怀帮着她把行李箱推了进去,“所以,你别生气。”

    鹿桑桑懵了懵“我,我没生气啊!我干嘛生气?!”

    “你先进来,要关门了。”

    鹿桑桑走了进来,待电梯门关上后她又重复了一遍,“我真没生气,别人喜欢你我气什么,那是她的自由。”

    段敬怀面不改色地成列证据“但你那天走得很急,脸色有些气愤。”

    “……你看岔眼了。”

    “而且你还去旅游,不想看见我。”

    鹿桑桑瞠目“那是我因为手伤没法工作,所以干脆和沛洁一起去旅游!”

    “但这段时间你都不理我。”

    “我,我天天走来走去忙得很,不是很有空给你回消息。”

    段敬怀转头看他,完全是不相信的神色。

    鹿桑桑扶额“谁告诉这些怪理的。”

    “简明堂分析得出。”

    “简明堂?”鹿桑桑顿了顿,狐疑地看了段敬怀一眼,“你为什么要听他说的话,莫名其妙。”

    叮的一声,电梯到了。

    鹿桑桑抢过自己的行李箱,“你以后可不要听他的了,人家是情圣没错,但不代表情圣的思维能用在每个人身上。”

    段敬怀迟疑片刻,嗯了声“晚上吃过了?”

    “飞机上吃了点,我现在困死了,只想睡觉。”鹿桑桑开门进去,“拜拜,狗子。”

    “嗯,好好睡吧。”

    鹿桑桑挑眉“段医生,人家是跟小金毛说话。”

    “我知道。”段敬怀也笑了一下,“我只是在替它回答,要不然,你指望它回应你?”

    鹿桑桑“……”

    砰——

    她把门甩上了。

    段敬怀本来就和鹿桑桑有一段时间没见了,偏偏她回国后,又经常性地不在家。

    段敬怀突然发现,她没工作的日子真的很难找到人。

    这天,鹿桑桑正赖在阮沛洁办公室里赖着。

    “晚上简明堂说请客,让我们一块去酒吧玩。”

    鹿桑桑坐在办公椅上,两脚翘着桌子,“简明堂……说起他我就想笑,不知道在背后给段敬怀支了什么招,好好的一个正经人被他弄的不三不四。”

    阮沛洁“那我觉得他教得还挺在点子上的,尤其是直接搬到你家对面这个。”

    鹿桑桑的眼神从她手机屏幕上挪开,“你觉得这事也是他的主意?”

    “我瞎猜猜,我就是觉得段敬怀突然开窍了。”

    鹿桑桑哼了哼“这人真是……那我要去见见他,问问他还有什么花样要传授。”

    “行啊,那我们晚上就去呗。”

    鹿桑桑决定要去简明堂的局瞧瞧,但她没想到和阮沛洁走出她家公司的时候,会看到她三哥鹿丞。

    鹿桑桑一看到他就想起了他在追阮沛洁的这件事,这让她莫名火大。

    “你怎么在这啊。”阮沛洁看见他也是意外。

    鹿丞轻咳了声“你要去哪,送你。”

    鹿桑桑睨了他一眼,“她跟我一块的,送她就得送我。”

    鹿丞讪讪“当然,那你们一块上车吧。”

    “哟,哥什么时候对我这么好啦。”

    “你这话说的。”鹿丞有些窘,“我平时是打你还是骂你了。”

    鹿桑桑哼了哼“那倒没有,就是经常性看我不顺眼。”

    “我……”

    阮沛洁“看你不顺眼就是看我不顺眼啊,走,我自己开车就好。”

    鹿桑桑朝鹿丞扬扬眉“真的啊,那岂不是让我哥白等了。”

    阮沛洁“白等就白等,谁让他欺负我姐妹。”

    说着两人就往阮沛洁的车走。

    鹿丞“诶沛洁……我,鹿桑桑!不是,桑桑!妹!”

    鹿桑桑坐进车里,朝他比了个中指,“叫姐姐都没用。”

    鹿丞“……”

    车子开走后,鹿桑桑和阮沛洁坐在车里狂笑。

    笑过之后,鹿桑桑又突然道,“如果你真的喜欢他,我不会拦你。”

    阮沛洁吓得差点踩刹车“我没有啊!”

    鹿桑桑支着下巴,悠悠道“说实在的,其实我跟鹿丞就是站在两个立场上,真要分个谁对谁错也分不出来。如果我是他,我估计也会对后妈的孩子有意见吧。”

    “桑桑。”

    “鹿丞这个人除了比较莽撞之外也还行,如果你真的……”

    “得了吧,老娘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金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