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兄长是bt系列(9)
    水谷杏花愣了一下, 随即也报出了自己的名字。

    “我叫克莉尔。”

    对方似乎对自己能不能得到回应并不关心,简短地自报家门后,便低下头再度沉浸在了书海中, 并不愿多理会她。

    水谷杏花一时间摸不准他的脾气, 想着既然人家无意和她交谈, 就别打扰他看书了。

    谁知,一旁的懒汉先生十分不满地出声道“我辛辛苦苦把你从垃圾堆里抬回来, 你一个字都不舍得蹦给我,结果现在看到了青春靓丽美少女,就这么轻易地把自己的名字交了出去,我对你太失望了,库璐璐!”

    “是库洛洛。”

    水谷杏花很严谨地纠正了他, 顺便忍不住多问了一句——

    “交换名字是很严肃的事吗?”

    “在流星街只有彼此绝对信任的人才会交换名字。”

    躺在床上的小文盲好心地为她科普道, 末了,不忘气鼓鼓地甩给她一个白眼。

    还没气消吗小孩子真难哄。

    水谷杏花忍不住感慨道。

    “照这样说的话, 乔克先生不是一开始就把名字告诉我们了吗?”

    “那怎么能一样,你们不过是两个乳臭未干的小屁孩,而且还——”

    话到这里,乔克猛地顿住了,脸色有些惭愧。

    “马上就要成为那些上位者的玩物了。”

    脸色苍白的飞坦冷冷地接着他的话说了下去。

    气氛一时间变得有些紧张,懒汉先生摸着他沧桑的大胡渣子, 讪笑道“嘛,我也算是坏蛋中的一股清流了,我可从来没有诱拐过未成年儿童!你们都是我从垃圾堆里捡来的, 再说了,我现在不是也改邪归正了吗~”

    “哼。”

    小文盲十分不给面子地冷笑了一声。

    水谷杏花倒不是很在意这件事,她现在有些累了,想找个可以坐的地方。

    床小文盲在上面躺着,他现在是伤员,她不好占他的地方。

    她环视了一圈,发现乔克的脚边有个小板凳,于是径直朝他走了过去。

    没想到,对方被她这副架势吓到了,往后退了半步,结果一屁股坐在了水谷杏花心仪的小板凳上。

    她皱了皱眉,在外人看来,她此刻的脸色应该很不好。

    于是,某个大人显得更慌了。

    “喂,我都把你们带到我的秘密基地了,这可是我用来全身而退的地方!”

    水谷杏花依旧定定地凝视着他。

    “好啦,我知道是我对不起你们,你比我强,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乔克一脸“我认命”地闭上了眼睛,顺道仰起头,把他那根粗壮的脖子亮了出来。

    “那个,克什么来着我忘了,下手麻利点儿啊,好歹咱们一起相伴逃亡过,别让我太痛苦。”

    说罢,懒汉先生的睫毛紧张地抖动起来,让水谷杏花莫名有种置身于屠宰场的错觉。

    她无奈地踢了踢乔克的小腿肚,平静道“首先,我叫克莉尔。”

    “其次,麻烦你起来一下,最后——”

    “我没想杀你。”

    水谷杏花话音未落,身为成年人的乔克就大叫着窜了起来,手舞足蹈地欢呼道“我就知道,我命不该绝啊!”

    水谷杏花依稀记得,她初见乔克的时候,他似乎是个挺冷淡的人,现在看来,他懒惰漠然的外表下藏着一颗火热跳脱的真心啊。

    “克莉尔小妹妹,不杀我绝对是你做过的最明智的决定!”

    他本人如此说道,似乎还有些志得意满。

    水谷杏花没有理会他,转而将空置的小板凳安放在自己的屁股底下,发出了一记满足的谓叹。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在这间屋子里始终旁观着他们,或者说根本就视若无睹的库洛洛,似乎抬头看了她一眼。

    水谷杏花没有多想,她走的时候,库洛洛应该还没醒,她本来就没想着要以他的恩人自居,救他只是出于15年的人道主义教育。

    更何况,只是往他嘴巴里塞了一块糖而已。

    “喂,你一直在说的念到底是什么?”

    小矮子身残志坚地坐了起来,目光灼灼地盯着乔克道。

    “这个啊”

    懒汉先生挠了挠脑袋上所剩无几的几根毛,似乎在思考着怎么说。

    “念就是一种可以操控自身生命能量的技术,一般来说,生命能量的主要形式来源于我们体内的气,通过引出这些气,我们可以做到超乎想象的攻击和防御。”

    顺着这个话题,乔克足足讲到了天黑,或许是为了突显出他的有用之处,他老人家讲得十分卖力,从念的四大行一路谈到了念能力的六大系。

    把这些全部听完吸收的水谷杏花得到了这样一个等式,在她们的国家,衡量魔力的单位被称之为魔素,而在这个世界,念就等同于魔素,她放出体外的魔力就相当于他们所释放的气。

    如果纯粹以念量为标准,来判断一个人的强弱的话,她的魔力储备相当于亿个虫洞,这个世界的人再厉害,大概也不会有能超越她的人存在吧。

    “念的六大系往往取决于的念能力者的性格,像我这种聪明帅气,英姿飒爽的人多半都是放出系,而你们刚刚碰到的皮德利是标准的特质系。”

    乔克很不要脸地说道。

    “明白了,臭不要脸、烦人的就是放出系,神经病就是特质系,其他的呢?”

    飞坦催促他快点说下去。

    “喂,都说了放出系的特点是长得帅,你怎么能肆意曲解我的解说?!”

    乔克不满地嚷嚷道。

    水谷杏花叹了口气,真不知道他一个成年人为什么会沦落到和一个小孩吵来吵去的地步。

    “这种事怎样都好,你快点继续。”

    小矮子不痛不痒地回了一句。

    “可恶。”乔克憋屈地嘀咕了一声,忍了忍,继续说道,“至于变化系和强化系,一个是满口谎言的骗子,一个是不动脑子的原始动物;操作系和具现化系的话,两个都有点神经质,一个带点控制欲,动手能力比较强,另一个艺术家,你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金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