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1.第三十章
    纪云禾踉跄的站起身来。

    身型微微一晃,打翻了大石头上的水壶,烧开的水登时洒了一地。

    乒里乓啷的声音霎时打破地牢方才的祥和。

    长意皱眉看着纪云禾,神色有些紧张:“你身体不适?”他站起身来,想要搀扶纪云禾。

    但纪云禾却拂开了长意的手,她不想让长意知道,此时此刻,她的脉象有多乱。

    纪云禾摇摇头,根本来不及和他解释更多:“我先回去了,不用担心。”留下这句话,她站起身来,自己摸着牢门,踉跄而出。

    出了囚牢,纪云禾已有些眩晕,她仰头一望,夕阳正在落山,晚霞如火,烧透了整片天。

    纪云禾摇摇晃晃的走着,幸亏路上驭妖师大多都已经回去了,没什么人,纪云禾也专挑人少的路走,一路仓皇而行,倒也没惹来他人目光。

    待得回到院中,纪云禾在桌上,床榻上翻看许久,却未找到卿舒送来的解药。

    她只得在房间咬牙忍耐。

    但心尖的疼痛却随着时间的延长,而越发令她难以忍受。像是有千万只蚂蚁咬破她的皮肤,顺着她的血管爬到了她五脏六腑中一样,它们撕咬她的内脏,钻入她的骨髓,还想从她身体里爬出来。

    纪云禾疼得跪坐在地,好半天,都没有坐起来。

    不知在这般疼痛之中煎熬了多久,终于,这一波疼痛缓缓隐了下去。纪云禾知道,这是毒发的特性,疼痛是间歇性的,方才只是毒发的第一次疼痛,待得下一次疼痛袭来,只会比这一次更加难熬。

    纪云禾以前抗拒过林沧澜的命令——当林沧澜要纪云禾把林昊青推进蛇窟的时候。

    她在这样生不如死的痛苦中生生熬了几日。

    那几天身体的感受让她终身难忘,以至于到现在,即便知道林沧澜是用解药在操控她,将她当做傀儡,即便厌恶那解药厌恶到了极点,但每个月到了时间,卿舒送来药后,她也不敢耽误片刻。

    剧痛不会要她的命,却足以消磨她的意志与神智。

    让她变得狼狈,变得面目全非。

    纪云禾在疼痛消失的间隙里,再次站起来,她没有再找解药,她知道,不是她找不到,而是这一个月,卿舒就是没有送解药过来。

    “锦桑……”纪云禾咬牙,声音沙哑的呼唤着,“锦桑……”

    她想去院中里,借院中花给洛锦桑传信。

    借花传信,这是她们之间特殊的链接。在以前教洛锦桑控制隐身术的心法时,她与雪三月,一同研究出来的。

    而这个办法也只能用来联系洛锦桑,雪三月和她之间却不能通过这样的心法来联系。好似是那个将洛锦桑吞入肚子里的雪妖,赐给她的另一个与天地之间联系的办法。

    纪云禾拉住房门,本想稳住自己已经有些站不住的腿脚,但垂头之间,却看见地上飘着一张薄纸,像是随便从什么地方慌张撕下来的。上面洛锦桑笔法仓促的写了一句话——

    “有人说空明和尚被抓了,我出谷去看看,很快回来。”

    纪云禾见状,恨得将纸团直接烧了:“那个秃子!真是坏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金沙国际网上娱乐